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第1402章 黑水再现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2019-07-09

第1402章 黑水再现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广场”的地下空间,很大。

当然,这一点所有异形都清楚。 已经进化到可以在宇宙中超光速飞行的它们,同样进化过的精神感官怎么可能感觉不到自己要探索的目标区域地形。

只是先前,异形没有感觉到生命的存在。 同样由金属打造而成的“广场”地下空间,那金属墙壁中应该是掺杂了某种物质。

正是这种特殊的物质,阻止了异形精神感官。

它们能通过金属墙壁的大小,判断出“广场”的地下空间大概有多大,却不能感觉到那里有什么。

亲切,不是异形该有的感觉或者说情感。 蓦然进入了“广场”地下空间的信使异形,却是突然产生了这种不可思议的亲切感。

这种感觉,就像是抱脸虫在异形卵的“营养液”中浸泡,就像是一只异兽在母兽的腹中。

“嘶……”毕竟是宇宙中的冷血杀手、战斗机器,最先进入的信使异形发出低沉的嘶鸣声,很快就将这种诡异的亲切感甩到了脑后。 当四周的墙壁上开始出现洞穴,当更多的信使异形跃出来时,它开始在庞大的地下空间中急速奔跑起来。

再没有“能量炸弹”的出现,也没有那瞬间足以秒杀异形的能量网络构成。

在最短的时间内就将偌大的地底空间跑了个遍,在其它信使异形同时完成了无死角的勘探后,一只信使异形抬起头,朝初代异形皇后发出了信息。

初代异形皇后的回应,瞬间出现在了这些信使异形的脑海。 “广场”地下空间中的十几只信使异形,迅速退到了不同的墙角。 接到了初代异形皇后的精神交流,一直都处于不安和恐惧当中的“吞噬者”,迫不及待地离开了地下建筑群暴露出来的穹顶,浮上了高空。 “嘶!”在“异球异形”旋转着身躯闪到地下建筑穹顶上时,初代异形皇后用低沉的嘶鸣声阻止了它。

感觉到了不寻常,吃一堑长一智的初代异形皇后才耐着性子让异形探索这个庞大的地下建筑群。

不然的话,它有一百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暴力突入到地下建筑关键位置的方法。

阻止了“异球异形”想要蛮力冲进去的打算,初代异形皇后庞大的身躯微微震颤起来,一股奇特的能量开始在它的身躯上浮现。 震颤,愈发猛烈。

不过数秒的时间,初代异形皇后体外的虚空也被这诡异的震颤牵引着震荡起来。 无声地,一道蓝色的能量光柱从初代异形皇后微张的巨吻中喷了出来。 这炽烈的能量光柱,在距离皇后大约十来米的虚空中停止了飚射。

震荡着的虚空,就像是有形的物质,在蓝色的能量光柱喷射中被击出了一个黑色的洞穴。 初代异形皇后震颤的身躯,瞬间平静下来。 当黑色的洞穴中逸散出的莫名能量,刹那间形成了一个涡流的同时,初代异形皇后一闪向前,直接冲向了涡流。 黑色的涡流,甚至还没有初代异形皇后颅骨的五分之一大小。

但是在初代异形皇后接近时,那虫洞似的涡流好像在无形地迅速地膨胀了很多,初代异形皇后轻易地就钻了进去。

下一秒,地下建筑群“广场”庞大的地下空间,距离地面还有百米左右的虚空突然破碎,在一个黑色的涡流形成的同时,初代异形皇后巨大的身躯探了出来。

在它出现的同时,地下空间的结构就已经出现在了它的脑海当中。 四四方方的地下空间,大概有“克伊族”母舰“仓储区”五分之一大小。

事实上,在已经经历了很多的初代异形皇后心中,这个地下空间应该也就是一个隐秘的仓库。

空荡荡的地下空间,没有太多的事物。 一些不知名的仪器,雕刻着怪异图案的地面。

就在四面的墙壁上,满是蜂巢似的孔洞。

在这些孔洞中,摆满了某种事物。 密密麻麻不知多少,从地面到大约百米左右的高度,蜂巢似的孔洞满满当当。

在初代异形皇后落下来的瞬间,一只信使异形从墙角的孔洞中抽出了一个椭圆形的器皿,迅速地跑到了皇后的身边。 大约有半米多高,直径也就在二十公分左右。

信使异形将下平上尖的金属器皿放在初代异形皇后的身前,细吻轻颤着低下了颅骨。 没有动作,初代异形皇后精神感官笼罩着整个地下世界。 确定了自己的感觉的异常就是这里,它的颅骨低垂下来,仿佛在用并不存在的眼睛看向了面前的金属器皿。

接到了它的精神命令,信使异形抬起了尖爪,那堪比刀刃的爪尖无声地切向了金属器皿的顶端。

就是智能微观文明的战舰,信使异形这一爪下去也能撕开了一道口子。 然而此时,在它的爪尖掠过金属器皿时,银白色的金属器皿却是冒出一缕火花飞了出去。

迅速地跑过去,信使异形将完好无损的金属器皿捡了回来。 这一次,不用初代异形皇后再下达命令,信使异形一对前肢捧起金属器皿递到了嘴边。 无声地,强劲而有力的内巢牙猛地弹射而出,重重地击打在了金属器皿的上半部分。

不愧是异形最强的物理攻击,甚至连信使异形自己都承受不了内巢牙附带的狂暴的力量。 它紧捧着金属器皿的前肢中风似的颤抖起来,尖爪虎口位置更是渗涌出了惨绿的腐蚀血液。

金属器皿仍旧是完好无损,只是它的平滑的上半部分明显有些变形。

见攻击奏效,信使异形没有犹豫,内巢牙连续地弹射起来。

在它连连续攻击了十几次后,严重变形的金属器皿上半部分终于被掀飞了。

伴随着“哧”地一声轻响,一股霜雾似的气体从金属器皿弥散出来。 同时,金属器皿的内部,黑色的粘液抛洒了出来。

看似是液体,却又极其的粘稠。

黑色的粘液抛洒在地上,飞溅在信使异形的身上。 并没有在意的信使异形低下头“看”向金属器皿当中,却主在它低头的瞬间,异变陡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