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我和僵尸有个约会作文1200字以上

2019-06-12

我和僵尸有个约会作文1200字以上

高1(3)里传出了轻轻的私语声,况月灵却听的十分清晰,那是骆妙妙在和几个同学在讨论校园中的奇异事件。 “况月灵!你怎么不进去啊?”况月灵耳边传来了一个幼嫩的声音,她下意识的转过身去,“我叫叶萧尔!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我不需要朋友!”况月灵冷冷的说道,她知道所有人都不会了解到一个僵尸的痛苦,而和僵尸做朋友的人一般不是变成僵尸就是死去。

“没有人不需要朋友的!即使不是人类也需要有朋友,不然会孤独的!”叶萧尔缓缓地说,她的话让况月灵顿时一惊,她怎么可能说出这样的话,难道她知道了况月灵的身份?而她似乎也注意到了况月灵脸上的异样,便一笑带过,她将况月灵拉到教室“以后我就是你最好的朋友!有什么不开心或开心的事情都要跟我说我!我相信我的会了解你的!”“你们不要吵,妙妙在讲故事呢!”坐在一旁的郭静文不耐烦的冲着况月灵和叶萧尔嚷道,“你们不想听就坐远一点!”叶萧尔闻后调皮的吐了吐舌头,而刚才训斥她的就是班上有名的“胆大包天”,虽然名字叫静文,但她的性格却十分的火暴,经常在外头惹事生非,弄的刘洁焦头烂额,而在她旁边也在听故事的还有三个人,两男一女,其中有一男一女听故事时做恐怖壮的就是高1(3)班的胆小鬼,因此大家给他们取名“鼠胆夫妻”。 剩下的那个变是3班的高才声杨玉成,而且他是马浚崎的好兄弟。

“我们也坐下来听听吧!”叶萧尔提议道。 “恩!”况月灵轻轻的应了一声便坐在了一边的座位上。 “你们还记得2个月前我曾经跟你们说的校园7大怪谈吗?上次没有成功,这次我就给你们讲讲吧!”骆妙妙面带笑容。

“不会是和杂志上的那些一样吧?”郭静文不屑的说道。 “才不是呢!是关于我们学校自己的怪谈呢!”骆妙妙迅速的解释到,“我开始讲了,那么注意听哦!第一个怪谈是……”“我们学校后操场的那座女生宿舍楼的6楼,每当10点是就会有一个女生从楼上跳下,但却不会落地,只会散发出茉莉的香味!”马浚崎从门口走了进来,语气平淡的说着,似乎这个对他来说只不过是小菜。

“你别插嘴!第2个怪谈是……”不尽骆妙妙之意的是马浚崎又在她即将说出怪谈时插了嘴“男生宿舍2楼的寝室自从20年前整修后就一直有怪声传出,且墙壁上会有血迹渗出!”“好了!还是象2个月前一样好了!大家晚上9点到教学楼一楼等!我们一探究竟!”骆妙妙生气了。

况月灵根本不在乎什么探不探险,只是叶萧尔死拉着她要去,没有办法也只好被迫来了!早晨有体育课,况月灵偶尔偷闲来到后操场,那里有一个造型幽雅的喷泉,况月灵则慢慢地走到它跟前,不由自主地撩起了里面那清澈的泉水,因为这里很少有人来,所以这个东西建在这里显得有些孤独……夜幕很快就降临了,似乎今天的天黑的特别的快,四处都弥漫着诡异的气氛,7点,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来到了教学楼,况月灵注意到了马浚崎面带忧容,似乎在想一些曾经让他悲伤的事情。 “喂你们也太早了吧!我连晚饭还没有吃呢!”骆妙妙等着眼睛望着在场的所有人。

“那我们也去吃晚饭吧!”叶萧尔拉着况月灵往校外的餐厅走去。

丰富的美食放在面前,而况月灵却没有一点胃口。 她只是用厌世的眼光订着那盘属于她的抄饭。 “服务生!请给我来一杯番茄汁!”叶萧尔亲切的说道,况月灵那惊讶的目光也顺势转象了她,她实在是一个让人琢磨不透的女孩,她到底具有什么魔力,为什么可以看穿况月灵的心中所想。

在7年前的那件事发生后,况月灵的饮食习惯开始改变,原本做为旁古族的,她可以不饮用任何血制食物,而由于7年前的事情,况月灵虽然依然不用饮血,但不得不依靠血色物质来刺激食欲。

而番茄汁就是她的精神支持,况月灵幽雅而迅速的将眼前的抄饭一食而空,接着就是付帐,他们一起离开了餐厅,进入了学校……“好了,我们大家使用最原始的行鬼令来进行此次‘探险’。 ”骆妙妙拿出一打的白蜡烛分给大家,而马浚崎也在此刻发现了骆妙妙的眼中闪过一道异样的光芒,她的嘴角带着邪邪的怪笑。 “用这个!”马浚崎从口袋中掏出一些外型与普通蜡烛差不多的白烛,它们和普通蜡烛唯一的区别就是它的周身雕有龙行图案(看过我和僵尸有个1的人一定猜的到这个就是马家的独门心灵蜡烛,是要利用人类所独有的人气才可以点燃的特殊蜡烛。

)况月灵的眼光瞬时一道惊光掠过,她是僵尸,所以根本不可能点燃心灵烛,而与他有一样的表情的还有骆妙妙,她的脸一下子变的惨白,目光狐疑地向四周扫视,似乎在想如何对策马浚崎的这招。 “我先来!”叶萧尔首先自告奋勇的说道。

只见她闭上了眼睛,不一会蜡烛便被点燃了,接着是逐个点燃,最后只剩下骆妙妙和况月灵了。 骆妙妙的表情在月光的映衬下越发惨白,她的眼神渐渐的暗淡下来,强笑着说“我还有事,以后再来玩这个吧!”说完,正欲离开,不过马浚崎可不会这么容易放过她,但当他抓住骆妙妙的手时,她的眼神让他不禁顿了一下,因为这个眼神似曾相识。

骆妙妙也趁马浚崎发愣的那一刻以极快的速度离开了,她那娇小的身影顷刻之间消失在夜幕之中……一切到底是怎么了,马浚崎为什么会如此心软?骆妙妙又是被何人附身,她此次离开又往什么地方去了?况月灵站在众人之中,看着这一切的发生,隐约感到一丝不安……下一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