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她已把最贵重的给了我

2019-07-10

她已把最贵重的给了我

  她已把最贵重的给了我    那一年,她60多岁,头发花白,皱纹遍布,更是直不起原本就不健康的腰身。     她已经独自在那条古老的街上了好几年,住街道中间的一所旧房子。 似乎没有子女和其他亲戚,这些年,从没有人来看过她。

她靠着政府的救济金。

生活很拮据,要每天赶早市去买便宜的菜。     那一年,他24岁,来到这个城市,在街头搭了个简易的棚子修理自行车,也兼做配钥匙的小生意。 他从出生就是一个人,孤儿院里长大,读了几年书,十几岁便开始四下流浪,为生存奔波。

    每天早上,他也会起很早做生意,于是常常会见到她。

他有时候会和老人打声招呼,阿婆,路不平,慢着点啊。

老人不怎么爱说话,有时候应一声,有时候不。     他便笑笑做自己的活,但是也会下意识抬头,看着老人的脚步渐渐走远。 要是刚刚下过雨,老人路过时,他会一直将老人送到早市那里。 老人一直不怎么说话,可是对他的帮助,却并不拒绝。     有一天早上,老人挎着一个篮子蹒跚着来到了他的棚子前,一句话没说,将篮子放下就走了。     他掀开篮子上面盖的布,看到里面是一碗热腾腾的鸡蛋面和一盘绿油油的菠菜。     他的心里一暖。 这些年,他从来没有吃过家里做的这样简单却可口温暖的饭菜。

这些年,日子都是混着过,饥一顿饱一顿,他早已经习惯了。

而那天早上,那碗热腾腾的鸡蛋面让他忽然感觉到了自己有生以来缺失的温暖。     吃过饭,他把碗筷洗了,想了想,买了几斤苹果装进篮子给老人送了回去。

之后,他偶尔会吃到老人做的热饭菜,也经常给老人送些东西过去。 也许是同病相怜,他觉得老人很亲。 而老人对他,也有一种母亲般的疼爱。

    那天早上,他照例早早起来,敞开棚子,吃惊地发现老人正倒在他的棚子前呻吟着。

前一天晚上下了大雨,老人的眼神早已不太好,没留意到积了水的坑,跌倒了。 他赶忙把老人扶起来,扶到自己的棚子里,询问她跌伤了哪里,老人也说不出来,只是不停呻吟。

他不敢耽搁,骑上自己的三轮车将老人送到医院做检查。     很不幸,老人腿部骨折了。 打上夹板以后,医生说,还要休息几个月。 暂时是不能站起来走路了。

几天后,他用自己攒了好些天的钱为老人付了住院费,然后把老人送回家,他对老人说,阿婆,你就安心养着,我来照顾你。

老人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看着他,浑浊的双眼忽然蓄满了泪水。     他说到做到,白天一边忙自己的活儿一边忙着照顾老人。 一天三顿饭,向来花钱节俭的他都会在一个小饭店做好送过去,伺候老人吃。

然后收拾收拾,晚上,安置老人睡下才走……    这样过了三个月,老人康复了。

从那以后,老人开始照顾起他的生活,每天三顿饭,变着花样,做得可口,不是大鱼大肉,白菜豆腐的他吃得按时也舒心。 他再也没穿过脏兮兮布满油污的衣服。

所有的衣服,老人都帮他清洗得干干净净。     终于,老人66岁生日那天,穿着他买的光鲜鲜的新衣说,,要是不嫌弃,以后你就叫我妈吧。 他顿了许久才把那个字叫出口,声音颤抖着喊了一声妈,一米八高的汉子竟然流了许多眼泪。     三年后,他娶了一个腿脚不太好的姑娘为妻。 一年后生了个健康可爱的男孩。

妻子很善良,和他一样孝敬老人。

一家四口,三世同堂,贫瘠的生活被他们营造得幸福快乐。     他们就这样一起生活了16年。 16年后,82岁的老人依然身体健康,却在一天晚上,出了一场意外。 那天晚上,老人在街边乘凉被一辆车撞倒,司机喝了很多酒,车先是撞了老人,然后撞到了墙上。

他将老人送到医院,抢救无效。 悲痛过后,他为老人办了丧礼,以儿子的名义。

    之后交通事故处理完毕,肇事司机除了要承担刑事责任,还捎带了18万元的民事赔偿。

很自然地,钱交到了他的手里。

    只是,这笔钱他还没有想好如何处理就接到了法院传票。

起诉他的,是老人的两个儿子,他们要求继承包括这18万元和房子在内的老人的所有遗产。     法庭上,那两个振振有词,慷慨激昂。

他却始终沉默,直到他们讲完后,他才站起来慢慢地说,我什么都不要,钱和房子,全都给他们吧。

    在场所有人包括法官在内都愣住了,尽管法律无情,可是他真的可以要求,满条街的人几乎都来为他争取了。 他们看着他。

他的神情格外平静,看了那两个同样有些目瞪口呆的男人一眼说,因为,妈已经把最贵重的给了我。 那就是母爱,是16年有母亲疼爱的生活。

说完,他转身走了出去。 身后,有两个男人深深低下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