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做不做爱情的傀儡?最终我选择与女友摊牌分手

2019-06-14

做不做爱情的傀儡?最终我选择与女友摊牌分手

夜深人静时,我也仔细考虑过,究竟怎么取舍呢。

可想来想去,也理不出个头绪:芳芳家境好,工作好,车房都不用操心,但我不喜欢她;罗晴呢,同学四年,能力有,但我无法驾驭;紫箬呢,知根知底,可家境一般,花钱似流水,我们在一起就意味着需要长期艰苦的奋斗。 家境很差,工作还行的郝君因为长了一张貌似老实的脸,于是从校园的滞销货成为社会上的抢手货。 本来是幸福的事,郝君却满腹苦恼。

该牵谁的手,还真是个难题。   从滞销品到抢手货  大学四年,我没有谈过恋爱,主要是长相一般,家里太穷。

  2008年我考进市内一事业单位,工作稳定,工资不高,但福利不错,在同学中算扬眉吐气的。 收入的每一分钱我都好好存着,家里是指望不上的,只希望靠自己能早点存够钱在宜昌买房子。   紫箬是和我一起考进单位的,比我大四岁,而且是研究生,不过她看上去比我小。

起初紫箬并不愿意和我合租房子,怕被人说闲话。 但她在周边没找到合适的房子,最后只好来找我,还要我保证不告诉别人。 我心里对紫箬有好感,自然高兴。

  但我知道紫箬只把我当弟弟,所以我也没捅破,能每天看着她不是也很养眼吗,说不定工作时间长了,擦出点爱情的火花也说不定。   工作半年多后,同事之间的关系也渐渐融洽了。

有个阿姨竟然主动说把独生女芳芳介绍给我。

紫箬说一定是她看中我人老实,人品还过得去。 我心里很高兴,紫箬这么说,起码她应该也是认可我的人品吧。 那晚,我跟她说,其实,我很喜欢你。

她一把推开我,说你疯了吧。   在紫箬那受了打击,没想到芳芳居然看中了我,我和芳芳的关系就这样定下来。   芳芳虽然家境很好,但长相实在普通,而且穿衣服也不讲究。 明明比我小三岁,看上去却像我姐。 而紫箬就不同了,一点工资全用在穿衣打扮上,但不得不承认,紫箬就是能把自己打扮得很年轻。   临过年时,芳芳的父母给我买的衣服,比我一年花费都多。

他们还承诺,结婚时车房都不用我操心,家里只要来个人就行。

  我不想当爱情傀儡  2010年春节后,他们就开始催促我和芳芳结婚,可我觉得和芳芳好像没有水到渠成的感觉。 但那些承诺就像吸铁石般让我不忍放弃。 看到芳芳我没有一点感觉,有时候想对她好,可心里总有一个声音在说:还没结婚呢,就这样没感觉,结婚了可是要对着一辈子的人呀。 所以我一直以年龄还小拖着。   我正在为和芳芳的事犯愁,紫箬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一个小道消息。 说芳芳家看中我主要是因为老实。 难道就因为我家里穷,比较好操纵就应该给他们家当女婿呀,逆反,躁动让我一晚上没睡着。

从此,我疏远了芳芳,但也没提分手,只是没有了以前略带讨好的殷勤。

  一个月后,我悄悄和留在宜昌的大学同学罗晴谈起了恋爱。 罗晴在宜昌某大公司里做主管。 虽然不算很漂亮,但在大学时男多女少的班上,她也算半个班花。

但罗晴对我的态度并不十分热络,两人在一起时,觉得她一定会嫁给我似的;可不在一起时,她冷到常常不接我电话,也不回我短信。 即使后来联系上了,她对此前的行为不做任何解释。

  紫箬当然发现了罗晴的存在,不过她顾不上管我。

因为她已经29岁了,没有一个固定男朋友。 有时候着急了也会说,万一我30岁还没有嫁出去,你就娶我好不好。

我说行,但她转眼翻脸说,就算你愿娶,我还不愿意嫁呢。 我彻底无语。   罗晴的生活我似乎完全走不进去。 她不准我去她单位接她,不准我告诉父母。

国庆七天假,她也没请我随她回秭归老家。   牵谁的手是个难题  十一期间,在芳芳父母的盛情邀请下,我随他们一家去张家界旅行,氛围挺温馨的。 想想婚后,这样没有负担的生活,还是很惬意的。 回来后我特意送给芳芳一条项链,这也是在紫箬的建议下买的。 紫箬本来建议买一条三千多的铂金项链,但我坚持买一千多的,紫箬说我心不诚,她那种月光族怎么会体会我的苦楚。

  说实话,和芳芳在一起快两年,我们经历了所有的节日,我连一片玫瑰花瓣都没有送过她。

芳芳的父母很高兴,催着我们赶紧把婚结了,说新房都装修好了。 我还是以自己现在能力有限,家庭负担太重推过去了。   那时,罗晴终于发现了芳芳的存在,以前一周最多只往我这里跑一两次,现在一周有四天过来,还说要到办公室去接我。 我吓得头都是大的,赶紧安抚。

这女人是怎么了,之前也没觉得她爱我有多深。

  我明确对她提出分手,可她不知道从哪弄来芳芳的电话号码,只要我提分手,她就威胁说给芳芳打电话。

而紫箬好像也对我越来越上心了。   夜深人静时,我也仔细考虑过,究竟怎么取舍呢。 可想来想去,也理不出个头绪:芳芳家境好,工作好,车房都不用操心,但我不喜欢她;罗晴呢,同学四年,能力有,但我无法驾驭;紫箬呢,知根知底,可家境一般,花钱似流水,我们在一起就意味着需要长期艰苦的奋斗。 该牵谁的手,还真是个难题。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