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大梁山“愚公”——记郧西县坎子山村党支部书记魏登殿

2019-06-08

大梁山“愚公”——记郧西县坎子山村党支部书记魏登殿

原标题:大梁山“愚公”5月24日清晨,魏登殿骑着摩托车从坎子山上到山下,将正在拓宽的通村主干道巡查了一遍。

今年62岁的魏登殿,是郧西县湖北口回族乡坎子山村党支部书记。

该村是全省最偏远的少数民族山村,回汉杂居,位于秦楚交界的大梁山上,海拔近1800米。

出任村支书41年来,魏登殿带领村民修路几十载,35公里通村通组公路让坎子山不再孤悬绝壁,老百姓鼓起了腰包,回汉更加团结。 绝壁之上修出山路九分石头一分土的坎子山村,被称为“坐落在绝壁上的村落”。

曾几何时,村民出门就得翻山,仅一尺宽的羊肠小道就像嵌在笔直的悬崖之上。

村民祖祖辈辈被困山里,到10公里外的镇上赶集必须肩挑背驮,往往是早上天不亮出发,夜晚摸黑才回家。

1975年,21岁的魏登殿从部队复员,被推举为村支书。 “路,是坎子山人的命。

”修路,成了他魂牵梦萦的牵挂。 老魏清楚地记得,出任村支书不久,年方20多岁的村民马康荣夜间出行时,不慎摔下山崖丧命,家人哭断肝肠。 这更加坚定了他修路的决心。 然而,村里根本拿不出一分钱。 怎么办?1977年初,魏登殿挎着军用水壶,背着4个如锅盖般大小的火烧馍,乘帆布篷货车,在尘土飞扬的路上颠簸三天后,来到原郧阳地区行署找相关领导请求支持。

在诉说坎子山村民出行之难,经过一次次论证修路的必要性和可能性后,他争取到了打通山路的“第一桶金”。 “放炮开山炸石,搞不好会出人命,伤了群众可不得了,我要等到大伙都跑远了才点炮。 ”工程建设,魏登殿不仅担任总指挥,还当炮手,和技术员吃住在工地上。 他组建起回民小组、汉胞小组,今天搞竞赛,明天搞评比,肩挑、背驮、手刨。

近一年的人海战术后,一条5公里“之”形盘山公路于当年年底竣工,山上到集镇车程从5小时缩至15分钟。 一条主干道仍无法解决村民出行难。 这之后,他不断跑部门、争取项目、组织村民动手干,坎子山上一条条道路不断延伸。

2003年,坎子山村通组公路贯通,次年率先在乡里实现村级路面硬化,2008年修通村级断头路,至今全村修起了35公里“出山”大道。

“山高石头多,出门就爬坡”的历史一去不返。 通水通电筑“团结路”路慢慢解决了,但坎子山村还缺水、缺电。

为通电,老魏也费尽了脑筋。

1992年,魏登殿跑到邻近的陕西省镇安县供电公司反复恳请,也当过兵的对方负责人被老魏打动,终于同意“借电”。 但架线资金是个难题。 不能等!老魏个人贷款2万元作为启动资金后,仍需每家出资350元,当时这对村民们可不是个小数目。

老魏想了个主意,可以物资相抵。

一时间,村民们送苞谷、扛土豆、背黄豆、拎鸡蛋等,成群结队送到村委会。 老魏和村干部忙得前脚拌后腿,将一批批土特产送到集镇上出售换钱。 1992年8月14日,山上通电了,村民们说“魏等电”化身了“魏灯电”。

“那是记忆中永远闪光的日子。

”魏登殿说。

通水,同样充满艰辛。

吃水贵如油,家家为水愁。 挑水等半晌,为水把命丧——这是坎子山人曾经的心头之痛。 一件事至今让坎子山人心酸:5组村民邹克明卧病在床,其妻往返5公里取水到家门口时不慎跌倒,水全部泼掉,气得用麻绳寻短见。 村民将其救醒后,她哭着说:“幸亏没死,死了办丧事得要多少水啊!”这悲怆的哭喊,叫魏登殿心急如焚。 1997年,他争取政府投资、发动村民集资,筹集上百万元修水窖、管道,引来山泉水,解决村民用水之困。 山上怪石丛丛,又经常停电,施工遇阻。

老魏想起了家门口闲置的石磨。

他带领全村人,用原始的工具石磨,碾碎一堆又一堆粗砂拌水泥。 “天晴下雨都不停工,那个夏天老魏豁出命来干,光石子就推了2万多方,手上起血泡结了茧。 ”村民龚少波回忆道。

这年年底,110口水窖滋润着山村里的沟沟坎坎。 水窖蓄满水当天,全村人敲锣打鼓、放鞭欢唱。 村民杨恩方在自家水窖旁贴起对联:昔日乱泥水困扰祖祖辈辈,今朝甜蜜蜜滋润子子孙孙。 “做梦都没想到,龙头一开水就来,我家水桶‘下岗’了!”村民杨才华说。

一手拉着回族同胞,一手牵着汉族兄弟,魏登殿与全村512人相濡以沫,支持回汉通婚25对,“40年来全村路不拾遗,没有一例刑事案件,无一户计划外生育。 ”精准扶贫建“致富路”路通了,电通了,水通了,坎子山人的生产生活条件大变样。

但魏登殿仍不满足于这些。

他一直在思考:如何让村民们尽快脱贫致富?2012年,魏登殿当选十八大代表。 当年11月6日进京时,他带了两件礼物:全村人的“笑脸”和坎子山的菜。

两个10多公斤重的白萝卜、两棵10多公斤重的包菜、金黄的玉米棒和敦实的土豆,这些他亲手种的山货,引起媒体聚焦。

魏登殿只是憨笑着说:“请记者们尝尝,也希望你们帮忙宣传宣传,销路打开了就是造福家乡人民。

”致富一方乡亲,老魏瞄准了脚下这片土地:发展种植业养殖业,美化山村搞旅游。 做起来可真不易。

满山都是石窝窝,锄头挖下叮当响,辛苦种下的苞谷,亩单产难超50公斤。

1986年,魏登殿到农业部门取经后,回村推广玉米地膜覆盖技术。

前来了解的村民一拨接一拨,可没人愿意“吃螃蟹”,他只好独自尝试。

当年,玉米单产从50公斤提高到350公斤,坎子山轰动了。

如今,“坎子山牌”农产品商标成功注册,村里建起了800亩地膜覆盖的玉米基地,还发展了1000亩包菜和1200亩土豆。 “玉米加工成苞谷糁,包菜加工成方便面袋料,土豆加工成干片,每亩可增收500元左右,转型成功可为村民增收150万元,带动全村贫困户85户261人脱贫不成问题。

”魏登殿信心满满。

目前,全村有650头牛、3000多只羊,人均头牛、5只羊。

这让魏登殿颇为欣慰。

旅游业是老魏的新梦想。 “为什么今年要将主干道从3米拓宽到6米?就是为了让旅游大巴能够上山,将村里的万亩石林和溶洞等旅游资源变现,让村民能够吃上旅游饭。 ”眼见坎子山正在变成金山银山,前不久,外迁户、在西安创业成功的魏巍峨回到家乡,和魏登殿商讨回迁的可能性,并表示要为家乡的新农村建设及旅游业出力。

“我们要建成基层组织建设的示范村,新农村建设的带头村,民族团结的和谐村,湖北边关的形象展示村。 ”在问及村里“十三五”规划时,老魏如是说。

(记者饶扬灿通讯员杨洪霞朱忠卉张克松)(责编:秦华、闫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