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第一八四七章 狂暴破阵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2019-07-06

第一八四七章 狂暴破阵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轰隆隆……正在这时,从秦墨体内,传出如怒涛般奔流的巨响,一声接着一声,无比宏大,似是其体内有某种可怕的力量,要奔流而出。 又仿佛,在这少年体内,有着一头凶猛的狂兽在苏醒,要从其体内冲出来,肆虐世间。 这样的情景,令得一群阵道强者惊愕莫名,这少年体内在发生着什么,为何会有这样惊人的动静。 此时,秦墨在握拳,身躯每一块肌肉都在跳动,他在调动肉身的力量,将祭体祷文的血气之力催动起来。

伴随着血气之力的涌动,他体内的血液流速加快,犹如怒涛一样,迸发出这样惊人的声响。

一阵轰鸣,狂暴的血气之力爆发,在秦墨体内迸发出来,释放出无比可怕的力量气息。 在秦墨身后,一道血气之环凝聚,不断环绕,释放着如同古兽般的可怕气息。 那道血气之环,此时看来,犹如是一个门户,其中囚禁着一头可怕凶兽,若是一旦释放,则能爆发无与伦比的杀伤力。

“还差一点,现在不足以破开空间之力的禁锢。 ”秦墨面容肃然,不断触动祭体祷文,将这门盖世淬体功法推动至极致,甚至要突破这一极致,来冲破身周的禁锢。

他心中也很震动,没想到这种空间禁锢之力,比他想象的还要可怕。 吼!?就在那道洪流般的阵纹即将袭至时,秦墨的血气之力催动至极致,血气之环疯狂旋转,他也由此恢复了行动力。

此时,就在一群阵道强者等待,阵盘上的古兽将秦墨轰杀之时,后者也是有了动作,发动了攻势。

秦墨抬起双臂,竟是将身后的血气之环摘了下来,以飞轮投掷出去。

一瞬间,狂暴如雷的血气之力爆发,那道血气之环疯旋,其中有着汪洋般的力量沸腾,隐约之间,仿佛有一头古兽的身影浮现。

这头古兽的轮廓很模糊,比之阵盘上的古兽更加飘渺,但是,银澄等同伴却是看得分明,那是战熊兽灵的轮廓,那古兽轮廓中散发出来的力量波动,实是非常熟悉。 轰!天空爆发巨响,洪流般的阵纹撞在血气之环上,在一双双眼睛的注视下,这道可怕阵纹并没有坚持多久,便是被血气之环撞碎。

下一刻,血气之环去势不止,朝着前方爆射而去,在光轮中,那头古兽轮廓终是冲出,踏足虚空,向着阵盘上的古兽俯冲袭去。

这样的情景,如同是两头古兽的战斗,充斥着无边暴戾的气息,兽吼震天,摄人心魄。 轰隆隆……终于,两头古兽碰撞在一起,战熊古兽以双爪拍击,阵盘上的那头古兽以巨口攻敌,展开了一场厮杀。

短短的数息间,两头古兽便是缠斗了数百回合,其攻势越来越凌厉,让观战者心惊肉跳。

这样的战局,实是超乎任何人的意料。

“杀!快点杀了这凶兽!”为首的身影咆哮,已是睚眦欲裂,全身被恐惧所笼罩。

他怎么也没想到,以自身血肉精血喂阵盘,激活阵盘的真正威力,却还是无法奈何得了这少年。 旁边,那高挑身影已是有了惧意,因为至始至终,对面那少年还没有亲自动手。

此刻,高挑身影已是想起,这少年的身份,乃是奕铭风得另一个弟子,传闻中并非是阵道师,其武学天赋却是冠绝大陆。 原本,对于这少年的情况,祖阵师世家并不在意,阵道与武道之间,本就是隔行如隔山的情况,即便这少年武学天赋再绝艳,也难以入祖阵师世家的法眼。

可是,又有谁能想到,奕铭风的另一个弟子,其修为到了这样可怕的层次,连这块古老阵盘的威力也能抗衡。

“果然如此,与钟家的铁锈熔炉确是同样的技艺铸造,战血家族之间,难道有什么神秘的联系么?”秦墨实则早就可以反击,他若是催动【开天剑魂】之力,足以无视空间禁锢,将那块阵盘凝聚的古兽斩灭。

然而,他却没有这样做,想要试探一下,这块阵盘到底有什么玄奥,与铁锈熔炉是否真的有内在的关联。

这一番交锋,他已是察觉出来,这块阵盘的核心奥义,与铁锈熔炉确有相似之处,其本质的力量都是无比诡异,有着吞噬的邪性。

“差不多了,该结束了。 ”随即,秦墨不想在拖延,浑身战意澎湃,运转战主杀法,凝成一道战意之刃,朝着阵盘上的战局直射而去。 虚空中,战意之刃划出一道弧光,一瞬间,已是冲入战局,那头战熊之影抬爪抓住战刃,翻手劈落,爆发狂暴无敌的姿态。

砰!一式斩下,阵盘上的古兽被劈成两半,并且,其斩面的部位,有着麒麟阵纹交织蔓延,不断侵蚀阵盘中的古阵纹。 一刹那,这头古兽发出哀嚎,便被麒麟阵纹侵蚀殆尽,无法再显化出来。

“不可能!怎会如此,这小畜生修炼了祖阵之技,还是大成。

”为首的身影大吼,实是无法相信自己的双眼,不仅是他难以置信,其他阵道强者也是骇然失色。

这块阵盘上的古兽,乃是古阵纹凝成,只要阵盘不被毁去,应是不灭的,无法被摧毁。

可是,有一种情况例外,便是以大成境之上的祖阵之技,从内部破坏阵盘上的古阵纹,则是能将古兽毁去。 这样的情况太罕见,要知道,即便是祖阵师世家,如此漫长时间以来,能够真正将祖阵之技修至大成者,亦是少之又少,许多祖阵师世家的子弟都是借助外力,才达到了精通的地步。

咚!那战熊之影再次举臂,挥动战意之刃,斩在那块阵盘上,将阵盘凝成的古兽斩成粉碎。

随后,战熊之影没有停手,不断挥刃,一次次斩在阵盘上,如同披荆斩棘一样,将流转其上的无数阵纹斩断。

终于,显现出阵盘的本体,其上有着一道道血迹流转,汇聚向阵盘的缺口处。 “就是那里么?”秦墨目光一闪,已是看穿,只要斩断那里,一切就结束了。 吼!那头战熊仰天咆哮,狂暴血气喷发,如同火山一样,而后挥刃斩出,仿佛飞火流星,撕裂了虚空,直斩向阵盘的缺口处。 “住手!”为首的身影竭力嘶吼,透着哀求。

若是斩下了阵盘的缺口,他也会遭到重创,轻则阵道造诣大退,重则损及神魂,成为一个白痴。

但是,对于这样的哀求,秦墨则是以雷霆反击来回应,战意之刃斩落,将阵盘的那一角斩下,伴随着咔嚓一声,阵盘的那个部位开始流血,其中还有碎裂的臂骨滚动而出,那景象无比渗人。

一声惨叫,为首的那身影瘫软在地,双目呆滞,口吐白沫,脸上露出傻笑,似是一下子失了魂一样。 哐当!那块阵盘跌落在地,四周的阵纹开始消失,【涡天涸地阵】的阵势正在迅速瓦解。

“这阵盘不能落入外人手中。 ”那高挑身影速度如电,已是出现在近前,探手抓向那块阵盘,想要携着这件阵道神器逃遁。 而就在这时,一只雪白爪子拍至,将高挑身影拍飞,如炮弹一样轰入山岩之中。 “本狐大人的东西,你一个下九流的阵道师也敢染指,谁给你的胆子!”银澄将那块阵盘拿起,爱不释手的抚摸着,斜眼盯视着高挑身影,“你们这些无耻的窃贼,偷了我们阵宗的镇宗之宝,还敢在这里逞威?见过不要脸的,像你们这么不要脸的,还真是第一次见。

”那高挑身影从山岩中挣扎走出,听到这一番话,当即急怒攻心,差点一口血喷了出来。 “此阵道神物,乃是我祖阵师世家的重宝,有着老祖们的神魂印记。 你们阵宗若是蓄意谋夺,是要与我们祖阵师世家全面开战吗?”高挑身影高喊,此时抬出了祖阵师世家的名号。

“哼?祖阵师世家?”秦墨目光扫视过来,很冷冽,其中的杀意让高挑身影噤若寒蝉。 此时,银澄抚摸着那块阵盘,斜眼瞅过来,咧嘴道:“祖阵师世家?有你们家族老祖们的神魂印记?行啊!我们阵宗向来以理服人,你若能够证明,本狐大人不但放过你们,还将这块阵盘交由你们带回去。 ”。

热点关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