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我的滇南边陲苗岭白云小山村

2019-06-26

我的滇南边陲苗岭白云小山村

晚上我坐在电脑前,双眼盯着屏幕,好想给家里发送封手机邮件,可我心神不定,眼神更是涣散无光。 是的,我又在发呆,想家了。 来州城蒙自差不多三个月了。

我这期间居然没有感觉。 开始来是准备在建筑工地大干的,由于种种原因,在这座繁华的城市虚度了三月之久。 看见州城蒙自高楼林立,车水马龙,处处彰显着繁华。 但我心思全无,想着我的滇南边陲苗岭白云乡的一个小山村,我家在那里。

夜幕的降临,城市的街道上会静一些,特别是农贸市场、商场,再没有白天那么喧闹。

我坐在在出租屋的窗台前,呆呆的看着夜空。

屋子周围是城市里绚丽的霓虹,来来往往的人群在大街上走着,欣赏着夜幕下城市美丽的风景。

也许是我对这种美无缘吧,无心去欣赏城市里的这一面,我还是喜欢我的翠色朴实的苗岭小山村,虽然它并不像蒙自这么繁华。 山村里的夜是黑的,天是蓝的,星星是亮的,月光是洁白的。

我并不是厌世,也不是和什么做斗争,批判什么。

我没有那么大志向,我只是想我的苗岭山村的家了。 想家里的黄牛,想家里的鸡,想家里种的树木。

不知道邻居家的那只大黄狗是不是又来我家争抢兄弟抛给小花狗的骨头,把小花狗咬得汪汪叫。

我想兄弟妹子应该从田地里回家了吧!这么晚了,不晓得一家人吃过饭没有?前几天,兄弟打电话来,说今年种下的黄姜快出土了,我问他是什么时候的事,他说就在那场春雨过后,其实我对如今兴起的种姜之事不是很了解,这些都是近这两年搞起的经济作物,我只是希望家里今年的黄姜有个好价钱,好供侄女在学校多学点知识,将来回家应用所学建设家乡,不要像现在的兄弟姐妹是个半文盲,在田间施肥用农药还看不懂使用说明。

在近三个月的这段时间里,种下的杉木应该成活发芽了吧了吧?树上应该长满绿叶了吧,果木树应该已开花结果了吧?所以才有了“碧玉妆成一树高”、“千树万树梨花开”……这句脍炙人口的诗句。

要到秋天呀,那桔子树、橙子树上金灿灿的桔子和橙子乐坏我们这些馋嘴的农村娃。 果树林里常常有我们欢跳的身影。 所以果树林里是我们的天堂。

好怀念呀!这都成了我儿时的记忆了,我都记不清我有几年没在在苗岭家乡度过有水果的秋天了。

我最喜欢在夏天饭后的夜晚,走出村外,欣赏山村的夜景,村外非常清凉,而且夜色很美。 满山的萤火虫,一闪一闪的,很像城市里的霓虹,令人目不暇接;此起披落的蛙声、蚂蚱声,时时演奏着赞美山村的夜曲;那山野里的磷火,忽明忽暗,随风飘荡,那又是另一番景象。

假如你没到过山村欣赏过山村野外的夜景,你永远无法真正理山村夜景的美,因为那不是用言语能形容表达清楚的。

在家乡过得最多的是间,肯定是过年的那段时间了。

因为远离家乡的游子,不论身在多远,都会放下工作,回归家乡,因为这是一家人一年一度重要的团圆日子节,对我来说过年的日子也是我最期盼的,因为回家可以吃到最正宗的家乡菜。 每年过年过年前兄弟姊妹都会叫我回家,和家人一同沉醉在农家的烈酒与土生土长的鸡鸭鱼肉的香味里,香味流淌在每个细胞每根筋道道里,每一个细胞都是那么的享受,每一根筋骨都那么惬意,那惬意让人直呼“爽”.可遗憾的是在家乡的日子不长,年味还没过完又得踏上离家的征程。 我想家,但不能回家,因为出门在外的人有太多的身不由己,太多的顾虑,太多的想法。

我好羡慕山村家乡的农家娃,可以随时感受山村,畅饮饱食山村家乡的美味。

可我们进城的务工者,被生活、金钱束缚着,只是我们身不由己而已。

我想我的边陲苗岭白云的小山村,并不是城市不好,而是小山村多些淳朴、多些好客,无拘无束,少些束缚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