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第一卷 初入王府 第四十七章 桃蓉设套

2019-07-23

第一卷 初入王府 第四十七章 桃蓉设套

春杏虽然是个“超人”和“流氓”的混合体,但她对红柳这种娇滴滴的女孩子并不反感,毕竟天生如此和后天装出来的她还是能分得清的。 红柳人如其名,就是个“弱如扶柳”的病美人类型,好多次李妈妈训话时狠话还没摞出来呢,人家红柳姑娘泪光就先闪上了。

春杏着实挺喜欢这个小丫头的,可惜这小丫头明显不是很喜欢她,她看春杏的眼神总是带着点若有似无的畏惧之意,好像春杏是个可燃易爆物品似的。

春杏也不在意,红柳说白了就是个清高还带点谨慎的,从不阿谀奉承谁,也不站谁的队,看她宁可独自一人守在屋里绣了一副又一副的鞋面枕套就可见一斑。 “其实我在老家时跟兰花学过几天绣花,绣鞋面兰花也教过我,不过她总说我绣的四不像,在土楼时她就跟我说红柳你绣的鞋面针脚细密配色又雅致,叫我以后多跟你学学,其实我绣的也没那么糟,改天有时间你帮我看看可好?”春杏一边收拾着柜子一边絮絮叨叨地说完了这么一大篇话,随后一脸崇拜地看向床边上坐着的红柳,心里却想着谁爱绣谁绣,在这个既没电灯泡也没凹凸片的时代,她可要保护好自己的俩眼珠子。 对上春杏崇拜的目光,红柳微赧地低垂了头,掩下眼底的局促不安,喃喃道:“我……我绣的没你们说的那么好,勉强钟看罢了……”教还是不教,一个字也没提。

可惜人家春杏是个脸皮厚的,也不管红柳答不答应就自说自话起来:“那就这么说定了!等哪天得空的,我拿我做的鞋面来给你瞧哈!”提起脚边的油纸灯,转头对欲辩解的红柳笑笑,“不打搅你了,你继续绣你的吧,李妈妈院里还有些活计叫我去干,我先过去了哈!”红柳刚想起身去拦,却见春杏已经迈步出了屋门走到院当中了,顺着敞开的房门看了眼东屋门口坐着的那么多人,红柳把要出口的话又咽回去了。

她可不想引人注意,万一春杏把绣鞋面的事嚷出去了,大伙都来跟她学怎么办……低头瞅了瞅手中未绣完的半个纹样,红柳微微叹了口气,实在无法,只好把这个绣好送给春杏了。 此时不知红柳委曲求全心事的春杏正打算要迈出小院的门槛呢,就突然间被斜地里窜出来的一个人影撞了个满怀。

春杏只觉胸口一痛,还没来得及看清前面人是谁,就听耳边响起一叠声的抱怨。 “哎呦喂!没长眼睛吧!可疼死我了,半个膀子都撞麻了……”声音响亮,中气十足,大伙不由纷纷靠了过来。 “我这左肩膀去年底可是刚受过伤,才养好没多久的,现在让你这么一撞,旧伤又撞成新伤了……”那人影没完没了,话里话外,讹人的意思昭然若揭。

春杏赶忙弯下身来欲给那人道歉,可惜话还没出口呢,就听荷花小盆友在一旁敲上小边鼓了,“张蓉姐你没事吧?撞着哪块儿了?疼不疼啊?刚养好的旧伤最怕复发了,这要是撞出个好歹的,你还怎么在府里干活啊……”这丫头是生怕院里太安静闲着她啊,带着条瘸腿一扭一拐地凑到了张蓉身边,看似关心,实则句句点戳着春杏的不是。 “能不疼嘛,我这膀子可是新养好的,让她一撞又给撞残了,都快疼死我了,荷花妹妹你说有这么走路不长眼睛的吗,这么宽个院门她不往别地方走,偏往我身上撞,她怀的这叫什么心呐……”如此一说可就牵扯到品德问题了。

“……不就是攀上了李锦儿嘛,天天跟在李锦儿屁股后边转,有什么了不起的……”“……就是就是,狐假虎威的东西,什么玩意啊……”房倒众人推。 几个小丫鬟从小声嘀咕变成了大声嘟囔,刚开始带头的显然是张蓉她表妹——张荷,随后的就是冬梅和凤春,两人对春杏都没什么好印象,落井下石的事简直是顺手拈来,豆苗见众人都指指点点着春杏,怕被别人当成是春杏一派的,赶紧附和着说了两句,只有桃花和二虹站在一边始终不吭气。 桃花知道张蓉这是想拿自己做筏子呢,自从她被李锦儿弃了之后,就带着张荷攀上了自己,显然这个势利小人不敢得罪李锦儿,便想寻顶替了她位置的春杏麻烦,正好桃花也正记恨着春杏先前不肯帮她和荷花的事,跟张蓉提了一提,两人便一拍即和,于今日设了这么个套给春杏跳。 春杏冷眼瞧着这帮唱大戏的,心下一阵好笑,也不着急走了,等一帮人都嘟囔完了才慢悠悠地开口道:“蓉姐姐肩膀上的旧伤想必是撞得复发了吧,既然这事因我而起,我定是会负责到底好给大伙一个交代,”说着,冲众人善意地笑了笑,“虽然事出突然,但眼下毕竟看病要紧,烦请几位随我和蓉姐姐一起去秦家院走一趟,好让秦妈妈给蓉姐姐诊治肩膀,再耽搁一会儿怕是后巷的门房就要夜禁了。 ”听了这话,众人低头不语作葫芦状,谁都知道春杏说的在理,要审“犯人”也得先把“受害者”抢救了不是?可是煽风点火的事她们擅长,真让她们出头可就不敢了。 “谁不知道你和兰花要好,兰花如今在秦妈妈院子里头吃香喝辣的,去了那儿秦妈妈还不是向着你说话?”桃花在旁边插了一句嘴。 “……就是,差点让她给糊弄了……”……春杏扭脸看向桃花,原来正主是这儿呢!只见对方也不避讳地直视着她。

看来是要撕破脸了,春杏心里一定,也不答话,静等着桃花的下文。 果然,桃花等了半刻见春杏杵在那儿一句话茬不接,不自在地咬了咬薄唇,亮出了最后的底牌:“要我说就去赵妈妈那里,这北院本来就是赵妈妈管着的,说出来的话最是公道不过,要治肩膀可以去请秦妈妈到赵妈妈院子里治,怎么样,春杏你可敢去?”挑着眉一脸倨傲。 我怎么就忘了这二货脑袋是个穿稀的呢!春杏抿嘴一笑,“桃花姐这提议甚好,既然如此,那就走吧!”桃花和张蓉几个明显怔了一下,互相对视了眼,均感莫名。

可惜春杏并不给她们犹豫的时间,快步上前虚扶住了张蓉另一边没受伤的胳臂,抬腿就往外走。

张蓉被春杏拉着往前走了两步,正欲假装被春杏拉疼了喊痛,就见春杏变戏法似的从袖子里变出个精致玉瓶来,神情一紧,赶紧闭上了嘴。

春杏纤指一闪收回了玉瓶,“想保命就管好嘴。 ”冰冷的话声传到了张蓉耳边,后者几不可闻地点了点头,规规矩矩地随着春杏向南院赵妈妈家走去。 见劝阻已是来不及,桃花和张荷几人急急忙忙地跟了上去。 二虹绕到众人身后,望着前边春杏的背影,眼中亮光一闪,露出兴味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