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一朵娇艳夺人,一朵枯败雕残

2019-07-06

一朵娇艳夺人,一朵枯败雕残

调和的力气,欣悦而深沉的力气。   让我们的眼睛逐渐变得平定,  我们可以或许看清事物内涵的生命。    有时之中我相逢了这样一朵花。   它宁静地伫立在花盆里,墨绿色的茎细细的却异常有力,没有任何多余的叶片,只是在顶端分出岔来,结了两个小小的花骨朵。

  我异常欣喜,它们娇小的边幅像方才坠地的婴孩,其实惹人垂怜。

我给它们浇水,看着它们微微抬起头,抢先恐后地吮吸着这般甘露,继而涌动着自己的身材,像是要解脱花苞的约束,完全地绽铺开来。

我冷静地守候着,按时浇水,想看这场无声的角逐毕竟谁会得胜。   过了一段时日,它们竟同时盛开了。   蜕去了当初婴儿的边幅,似乎两个朗朗大方的女人,挺胸昂首,随这拂来的微风摇曳,舞动着自己曼妙的身姿。 那条理理解的粉赤色是它们的衣衫。

花瓣边沿处的淡粉到中间的粉红,一向连续到底端的桃赤色,像一道充满玄奥的谜语,层层发表的边幅,使我越发沉浸于个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