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在车里 他轻车熟路的性爱技巧,让我自己就像是一只羔羊

2019-06-14

在车里 他轻车熟路的性爱技巧,让我自己就像是一只羔羊

那狭小的空间里,匆忙而狂热的拥抱、刺痛、灼热,一切与我想像中和所爱的男人那种身体的交融缠绵完全不同。

而那晚,他那种让我无法驾驭的轻车熟路的,让我自己就像是一只羔羊,一切尽在他的掌控之中,从一开始就无法逃离。 3年的时间过去了,我依然无法忘怀,那夜在那辆白色本田车里所发生的一切。 它给我带来的伤痛,并没有随着岁月的远去而消逝。

在这里,我想说的是,那种明知没有结果的爱,请不要去轻易尝试。 3年前,我从海南一所大学毕业后,在海口一家公司做文员。

公司在滨海大道一栋20多层的写字楼里,每天出入着衣着光鲜的白领男女。

在这些人群中,我就像一只丑小鸭,拿着微薄的工资,每天做着整理文案、打打开水等一些琐碎的事情。 公司的宿舍在海口海景湾花园小区,那时对我影响最大的是和我住在一起的同事程炎一个比我大7岁的四川女孩,外表靓丽、泼辣能干。 她的工作做得很出色,业余生活也丰富多彩。

每天晚上,总有男人约她吃饭、跳舞,有时打电话,她会毫不忌讳地当着我的面和男人缠绵。 我个性内向,几乎没有自己的社交圈。 程炎有时晚上出门前,总会和我开玩笑说,晓蕾,你总呆在屋里干吗,出去找个男人谈啊,别浪费大好青春哦。 我被她说得面红耳赤,可是,时间久了,心里却积蓄着一种渴望。

与周峰的相遇很偶然。

那天早晨去上班,我和程炎,还有另一位女同事刚刚走进电梯,他就从后面赶上来,程炎故意恶作剧地按了关门键,幸亏我当时眼疾手快,在门将要合上的刹那,将门按开。

他走进来,扫了我们一眼,我们三个都低头忍不住想笑。

他却静默着,表情平静。

他就站在我身边,离我不到30公分的距离,笔挺的西服,高高的个头,一个线条清晰、干净利落的男人。 他到了,走出电梯的瞬间,他忽然转过身,微微笑着对我说,刚才是你按的吧,小丫头!我的脸在那一瞬间刷地红了。 我和周峰就这样相识了。 后来,我从公司同事那里得知,他是一家广告公司的副总。 35岁,北京人。

除了我,那栋大厦里没有人不熟悉他的。 他开着一辆白色的本田,我还知道他有家庭,有情人。 不知为什么,即便知道周峰这样的男人,是不会将我这样平俗的女孩放在心里的。 可是,每次,我上电梯的时候,却莫名其妙地会有一种期待,期待能再次碰上他。 我甚至想去他的公司找他,可却苦于找不到合理的借口。 现在想来,如果说我爱上了他,也就是从那一天开始的。

就在这种莫名的期待和隐隐的伤痛中,几个月的时间过去了。 那时,我已成了程炎身边的小跟班。 我和她一样,每天化着淡妆,穿着职业装去公司上班,晚上,偶尔穿着吊带短裙,悠闲地出入一些咖啡厅、酒吧。

那时,我们常去的酒吧是海甸岛的鸭尾溪酒吧,那里的吧妹见到我,都会亲昵地称呼我为江西妹(我老家在江西)。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有一天晚上,我竟然在那间酒吧里碰到了周峰。

那天晚上,大约10点钟左右,程炎另有约会,将我一个人丢在酒吧。 我刚想离开,一个男人在我身边坐了下来,小丫头,还记得我吗昏黄的灯光下,我看到那个在我记忆中默读了半年的面庞。 我心里有惊喜,也有说不出的紧张,于是,和他喝着酒,却不知说些什么好。

我想告诉他,那天恶作剧的人不是我。 可是,有必要吗,也许应该让他误会下去。 不知道是人的作用还是酒精的作用,我的眼神渐渐有些恍惚。

后来,我听见他俯在我耳边对我说:小丫头,我送你回去吧。

我点头,有一种迷醉的感觉。  我听话地上了他那辆白色的本田车。 而后,车子在夜色中行驶着,最终停在小区门口。 我迟疑了一下,刚想下车,周峰却忽然拉住我的手,将我揽进他的怀里。 一切发生在无声无息中。

他先是很小心地,而后,他的动作热烈起来。

后来他几乎是一手揽着我,一手重新启动了车,车缓缓离开了小区。

十几分钟后,车在靠海的马路边停下来,我的耳边隐约有海风呼呼掠过的声音。

周峰疯狂地将我抱在后排座位上,接踵而来的感觉中有几分性饥渴,也有几分隐忧直到如今,回忆起那晚,仍显得不太真实。

那狭小的空间里,匆忙而狂热的拥抱、刺痛、灼热,一切与我想像中和所爱的男人那种身体的交融缠绵完全不同。 而那晚,他那种让我无法驾驭的轻车熟路,让我自己就像是一只羔羊,一切尽在他的掌控之中,从一开始就无法逃离。

那天凌晨我才回到宿舍。 因为第一次晚归,程炎当时还笑我说,是不是和男人约会去了如果明知没有结果,就不要当真,当真了,伤心的只会是自己。 我明白她说的话。 但还是心存一丝希翼:我不希望我只是他暗夜里的一个过客。 tags:,,,。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