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异世绝宠:绝色炼丹师

2019-07-07

异世绝宠:绝色炼丹师

正文千年魔核之技,鬼刃魔影《五》[更新时间]2019-07-0709:00:46[字数]1896“去看看。

”花千落带着千亦寒朝店铺走去。

店铺的门是开着的,里面看上去有些昏暗,两人走进去,一股特殊的能量波动顿时吸引了他们的注意,这种能量波动和魔法圣殿里的很相似,但是要弱上一些。

花千落知道,这是空间圣器的缘故。

空间圣器中都拥有精神力波动的。

如果没有被人使用与自身精神力绑定的话,就会出现没有精神烙印的无主情况。

空间圣器大都不具备攻击作用,只能做一些简单的辅助,尽管如此,空间圣器也是极为罕见的。

所以传下来的空间圣器都是老古董,因为它们的制作方法早已经失传。

店铺内只有一人,也不见柜台,三面墙上挂着一些物件,看上去都已经很旧了,一点也不像是值钱的样子。 那唯一的一个人坐在一张木质的椅子上,正全神贯注的沉浸在书中无法自拔。

他看上去大约有六十来岁的样子,虽然年纪不小,但身体却很健壮,他那看上去还算结实的椅子随着移动,在他的体重作用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这个人的脸很有特点,下巴有些向前突起,颧骨很宽,面部扁平,还有点鹰钩鼻。 如果非要用一种东西来形容的话,那么,只能说他的脸有点像鞋底子。 虽然是认真看书。

但看起来却有几分狡诈的感觉。

脸上有一道长长的蜈蚣形疤痕狰狞无比,但身上却带着儒雅的气质,怎么看,都有一种违和感。 花千落和千亦寒进入店铺内并没能吵到他,他依旧坐在那椅子上趴在桌子上认真的看着书中的书。 千亦寒随意的四下看着,“落落,这里都是空间圣器么?”花千落的目光从中年人身上转移到墙壁上悬挂的物价上,实话实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除非每一个都拿来用精神力试验,只是用眼睛看是看不出来的。

”一边说着,他走到墙边,目光落在一块拳头大小的水晶草。 目光顿时有些凝固了。

那株水晶草看上去并不起眼,茎叶通体就是透明的,叶子上却有大片火红色的杂质。 悬挂在最靠近门口的位置。

可就是这株水晶草,却令花千落心跳瞬间加速,眼中光芒闪烁。

她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会在这样一家店铺,这样一个位置,见到这样一颗水晶草。

花千落的变化千亦寒自然发现了,“落落,你看这颗破草干什么?恐怕草类里面想要找出比着更差的也不容易。 这颗草一点生命迹象都没有,焉得叶子都卷起来了,瘦不拉叽的,看起还没有路边的也野草生命旺盛,又没什么用途,像这样的草,城外的树林里大片大片的,千年紫灵芝才是最好极品药材。 你不会打算买这个东西吧?”令千亦寒没想到的是,花千落竟然肯定的点了点头,“我要买这颗草,只是不知道多少钱。 ”“不贵,二百个金魔币。 ”一个清冽,带着点磁性般的低沉声响起,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说话的主人有点卷舌头,他的话有些含糊不清。 幸好这里只有花千落和千亦寒,店铺内又很安静,才能够清楚的辨别出她说的是什么。

花千落没说什么,但千亦寒却挑了挑眉梢道:“就这株破草,还要二百个金魔币,真是狮子大开口,我看你不如去抢好了。 ”认真看书的中年人目光瞟过,并未从自己手上的书中移开,“二百个金魔币,已经是我这里最便宜的价格了。 买就掏钱,不买就滚。

”说完,又沉浸在了书中。 千亦寒诡魅的弯弯嘴角,乌黑深邃眸子泛着淡淡冷冽,“贵店的待客之道,让我大开眼界。 ”“真是躁舌,买不起就赶紧走人,扰人清静。 ”语气中带个冷硬的强势。 花千落赶忙扯住千亦寒,道:“好,我买了。

请店家勿怪。

”这几年以来,花千落也有一定的积蓄,她平时花销很少,大部分收入都积攒了起。 尤其到达大法师的级别后,每个月从魔法圣殿领取的补贴就变成了十金魔币,现在花千落加上千亦寒剩下的全部身家。 也有一千多个金魔币之多。

“落落,你没事吧。

”千亦寒抬手在她额头上摸了摸,确定她有没有发烧。

花千落向千亦寒使了个眼神,在轻轻的摇了摇头,左手在紫菁魔云手镯上轻抹,一个正好装有一百金魔币的两个钱袋就出现在她掌握之中。

转身走向那个中年人递了过去。

中年人眼睛也未离书本,“你的钱不够。 ”花千落道:“这是两百个金魔币没错。 ”中年人含糊不清的声音淡淡的道:“可我的草要卖四百个金魔币。

”这次千亦寒清润的嗓音里带着一丝冷意,眉头拢起,“店家生意可不是这样做的,水涨船高的价格真是令人望而却步。

难怪你没生意做。 落落,我们不买了,我们走。 ”花千落向千亦寒摇了摇头,看着中年人道:“你确定不在更改了么?”那株水晶兰或许对别人来说没什么用,但对于她来说,却比黄白之物还重要。 别说四百个金魔币,就算是一万个金魔币,只要她有,也一定要买下来。

中年人漫不经心的道:“好吧,七百个金魔币,不改了。 掏钱你就拿走,否则请立马滚出我的视线范围。 ”从二百到四百,又从四百到七百,这一次,就是耐心很好的花千落也有些撑不住了。 收起钱袋,向千亦寒道:“我们走吧。 ”千亦寒凌厉的瞪了那中年人一眼,“早就该走了,和这样的奸商打交道,简直是拉低我们的智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