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一寸河山一寸血1·长城以北第二十九章 华北危局(5)

2019-07-10

一寸河山一寸血1·长城以北第二十九章 华北危局(5)

第二十九章华北危局(5)第二十九章华北危局(5)确保华北稳定,除了“内结骨肉之恩”外,当然还要外托军事之利。

后面这一点比较难,因为从前线传来的战报一天比一天难看,也一天比一天让人心情沉重。

1933年4月9日,关东军发起第一次滦东战役。

此时的关东军,已与本庄繁时代有很大区别。 经过那次大规模改组,武藤信义大将接替本庄繁,成为关东军历史上最为出色的司令官。

武藤信义,陆大13期“军刀组”首席,参加过中日甲午战争,死后由大将晋升为陆军元帅。

当年本庄繁使尽浑身解数都奈何不了马占山,但武藤上任后,不仅迫使马占山退出东北,还把东北义勇军逼入绝境,因此被日本人誉为“满洲的守护神”。 毫无疑问,武藤时代的关东军正处于它历史上的鼎盛时期。

滦东战役从4月9日开始发起,到4月17日结束,仅仅八天时间,关东军便击破了由晋绥军商震镇守的冷口,驻防滦东的十几万东北军更是到了望风披靡的程度。

外界都以为是冷口失守在前,导致29军腹背受敌,喜峰口才会失守在后。

实际上在滦东战役之前,喜峰口就已经丢了,只是宋哲元怕因此砸了29军的招牌,才对外隐瞒了消息。 只剩下一个南天门,不过也就最后两道预备阵地可守了。 前线军事一塌糊涂,几乎不可收拾。

怎么办呢?何、黄二人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两个字:作秀!摆点样子给大家看,让外界知道,我们是多么悠闲,多么放松,也间接透露出前线的战况是多么理想。 说干就干。

两人先是去打高尔夫。 不过这东西不太符合军人的习惯和喜好,也不易传达出积极向上的革命乐观主义情绪,所以很快就不玩了,转向打猎。 打猎好,只是地方难找。

偌大一个北平城,人很多,能打敢打的野兽却没有多少。 或许以前郊区里很多,但打了这么多天仗,也早就被吓跑了。

实在没法,两人只好跑到颐和园,去打了几只野天鹅。 没想到的是,被他们开了几枪后,原本成百上千的野天鹅就都飞走了,而且从此再也没有回来过。 本来想展现一下大敌当前仍气定神闲的英姿,不料英姿没摆好,却破坏了生态平衡,真是晦气到家了。 这些野天鹅大概也知道北平今非昔比,从此将面临刀兵之祸,所以才一去不复返了吧。 随着前线节节失利,何、黄的日子更加难过了。

何应钦下令北平全城戒严,但再戒,也戒不了城里那些飞扬跋扈的日本武官。

日本武官在北平城里横冲直撞,哨兵当然要盘问和干涉。 一来二去,把这些家伙问烦了。

其中一个竟然带着全副武装的日本护兵,当着面威胁何应钦,声称如果不“礼貌地对待”他,后果会很严重。

本章未完,请翻开下方下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