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第一九零六章 入岛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2019-07-06

第一九零六章 入岛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碧阙神轿】中,白仙子瞪视银澄,这狐狸也是凭得可恶,明知道神轿如同她的香闺,除去最亲近的师长,从未有人踏足,却还要乘坐其中。 “白仙子,咱们就做一下你的轿子,算是你的补偿,这还不行么?”银澄咧嘴笑着,对于白仙子,它是不记恨的,也知晓这一次白泽宗的阻截,白仙子也是受害者之一。

环顾轿中古朴陈设,这狐狸咧嘴:“咱们好歹也是一起并肩作战的同伴,总不能墨小子在你轿中睡过,咱们就不行了吧?不能厚此薄彼。

”轿中睡过!?秦墨脸色立时黑了,这狐狸怎么说话的,故意让人想歪么。 旁边,萧雪晨美眸飘过来,直刺秦墨,目光锐利的一如她的剑势。 炼护法也是瞠目,瞪视秦墨,就要拍案而起,这小子不厚道,竟不知不觉将她宝贝徒弟生吞活剥了。

“你这狐狸胡说八道,当时是我与秦墨合力,催动【碧阙神轿】之力,来救治你们。 你还往我身上抹黑!”白仙子嗔怒道。 她对秦墨是有好感,这样的误会产生,可能会引起这少年与萧雪晨的嫌隙,她内心中也隐隐有这样的期盼。 可是,这样的手段,白仙子不屑为之。

见秦墨、白仙子都瞪视过来,银澄一滞:“好吧。

本狐大人说错了,只是开个玩笑。

”“这狐狸就是这样,嘴巴坏的紧,不用搭理它。

”萧雪晨伸手,与白仙子相握,语气很柔和。 两女之间的气氛,终是缓和下来。 炼护法看了看萧雪晨,又瞧了瞧宝贝徒弟,暗中轻叹,这是一对倾城绝色,从各方面也难分胜负。

白仙子看了看秦墨,轻道:“这一次是我宗门做得太过了,将你们牵连进来,实是对不住。

宗门的那些古阵,乃是维系【轮回池】的古老阵法,若是崩溃,整个宗门的根基都会动摇。

除去宗门的报酬,秦墨你们若还有其他要求,都可以和我说。 ”“白仙子,你这话就见外了,咱们都是朋友。

”高矮子瓮声道。

之前白泽宗那些强者的嘴脸,一行同伴固然不喜,却也不会迁怒给白仙子。 在龙坑中,在群岛秘境中,白仙子与一行同伴之间,可是结下了深厚的交情。 “先瞧瞧那些古阵的漏洞如何,只要有修复的可能,本狐大人会尽力的。

”银澄郑重承诺。

这狐狸也有些心虚,在【轮回池】中享有了那么多颗【轮回水晶】,若还在这里卖乖,确是有些对不起朋友。

秦墨也点头保证,他也是一样心思,百宝囊中还有一堆【轮回水晶】呢,若是还为难朋友,确是不是一个事儿。 ……巨岛一处。 金长老等抬着轿子,从半空中落下时,在场一群阵道师眼睛有些发直,这是什么阵仗?宗门三大皇主境强者抬轿,一群皇主境、武主境强者开路,这样的阵仗太吓人,就算是白泽宗主、赵岛主也不可能有这样的待遇。

“这是宗门请来的救兵?”“外界大陆那位奕大师的弟子?”“好大的排场,还要咱们宗门的护法长老抬进来。 ”“该死的!竟还坐着白仙子的【碧阙神轿】……”一群阵道师瞠目,一个个心中怒意升腾,就算是请来的救兵,也太会摆谱了,竟还让宗门高层抬进来,就不怕架子太大闪了腰么?许多年轻阵道师、武者两眼喷火,【碧阙神轿】等若是白仙子的香闺,竟让外人坐了进去,不可饶恕。

当【碧阙神轿】落地,秦墨一行从轿中走出来,并由金长老等引荐时,白泽宗一群阵道师更是难以相信,一个个眼睛里的火都要冲出来了。

传闻中,绝代阵道大师的两个弟子,就是一头年轻的妖狐,以及年轻的不像话的少年?这样的两个小辈,就算阵道天赋再高又如何,还能解决宗门的危难,将这些古阵的漏洞都补上?这样的两个阵道小辈,就算加起来,研究十年八载,也未必能摸清楚这些古阵的皮毛。 “叶长老,这两位就是传说中奕大师的高足!”金长老捏着鼻子,陪着笑脸,向叶长老介绍秦墨、银澄。

事实上,金长老、韩护法、苍白面庞男子落地,三人就想偷偷开溜了,为一行小辈抬轿,传出去太丢脸了,能溜多远就溜多远。 可是,银澄却不放过他们,这狐狸性子就损得很,就是要金长老三人当陪客。

“嗯。 ”叶长老点头,脸色并不好看,打心里更是看不上秦墨、银澄。

甚至,叶长老现在很恼怒,本来还指望着传说中奕大师的高徒,能够解除白泽宗的危难,现在一切期望成了泡影,让叶长老如何不怒。 银澄也不搭理叶长老,在狐狸眼里,根本就没这个老头。

“这些古阵的漏洞被暂时封住了么?白泽宗的两大镇宗神器,封禁之力还真厉害。

”眯着狐眼,银澄端详着半空的景象,【寂淼覆地盘】、【碧波罗天门】合力形成的禁制空间,将古阵即将崩溃之势禁锢了。 半空中的椭圆光幕犹如一颗巨大的光蛋,一旦裂开,古阵崩溃爆发的力量乱流将席卷整个白泽宗。

秦墨也在注视,地脉阵道师的体质对这样的波动异常敏感,现在的情况比预想的还要糟糕。 “事不宜迟,开始吧。

”秦墨看向银澄,催促道。 这乱子本就是他弄出来的,既是白泽宗愿意下血本,他暗地里有盗取了那么多【轮回水晶】,那就尽快将古阵修复好。 银澄咧嘴,没有言语,点了点头。 两个老妪对视,上前催动身上的神器印记,准备解开椭圆禁制。

“等一下!”叶长老阻拦,瞪视这两个阵道小辈。

“你们两个小辈,看得明白这些古阵的一丁点阵纹吗?”“一过来就大言不惭,连探查都没有,知道这些古阵的阵枢在哪里吗?连看都不看,就想修复古阵?”“这些古阵的漏洞,已经堆积了千年、万年的岁月,一旦爆发,如巨坝崩塌,一发不可收拾。

你们两个小辈连问都不问,就自认能修复?真以为是旷古绝今的阵道大宗师?”一顿劈头盖脸的喝斥,引得白泽宗一群阵道师的附和,这两个小辈架子大也就算了。

现在连询问一番都没有,就想动手修复古阵,根本就是狂妄无知。

要知道,若说谁对这些古阵漏洞的最了解,自是白泽宗阵道师本身。 从中古时代开始,就一直研究如何修复古阵,录下的阵道典籍都可以堆积成小山了。

这些阵道典籍,乃是修复古阵的宝贵资料,就算是绝代阵道大宗师亲至,怎么也要将一些重要的相关典籍翻一翻,再定夺如何修复古阵吧。

这两个小辈竟连问都不问,就要解开禁制,动手修复古阵,这不是眼高手低的阵道小辈是什么?由此推断,之前听到的,有关这两个小辈的传闻也是言过其实,什么尽得奕大师的阵道真传,十有八九就是外界的溢美之词。

或许,外界所谓的奕大师,也可能是沽名钓誉之辈。

两名老妪,金长老等白泽宗强者都是惊异不定,看向秦墨等的目光有着怀疑,刚才是病急乱投医,想着秦墨、银澄是奕大师的弟子,就急忙请了过来。 现在才回过神来,这两个小家伙太年轻了,在武道上的成就已是那般杰出,在阵道上又如何能够兼顾?毕竟,即便阵道天赋再突出,也难以在如此年龄,就在武道、阵道上都取得超凡成就。

就以奕铭风为例,这位绝代阵道大师也是在百岁之后,阵道造诣才真正登上一个高峰。

银澄怒了,它可是被请来援手的,到了这里还被一群阵道低能儿鄙视,你们这帮猪要是真的怎么能耐,为何会站在这里干瞪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