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她叫男人偷去了青春之四

2019-07-06

她叫男人偷去了青春之四

  第四章、再次遇到恶魔    晚上放学,唐洛洛和李欣在一起走着,一路上唐洛洛总是闷闷不乐,李欣就故意的找话跟她说,而她还是带搭不理,就象生气的样子。

李欣以为是和她呢?就故意的逗她开心,就冷不丁地说:“李楚风你咋来了呢?”她这么一说,正在低头愣神的唐洛洛一下就精神了,马上问道:“真的!”她一抬头,什么也没有。

    她知道是李欣骗了她,就又一边跑着一边打着李欣。

    可是就在他们俩就要到唐洛洛家门前的时候,李楚风早就等在那了。

    唐洛洛一看到他,就跑。     李欣一看觉得好奇怪,也就跟着跑了。     这时的李楚风没有注意到她们俩回来,正转身向后面看。     没有察觉到唐洛洛她们。

    一阵猛跑,这下可把李欣和她累坏了。     李欣跑到她跟前说:“这是怎么回事吗?你怎么一见到他就跑呢?”    唐洛洛气喘吁吁的说:“你别问了,反正我不想见她。 ”    “吆吆,真是吗?”李欣看了看她。

    “说话可算数,要是谁再见她谁是小狗。 ”李欣打趣说。     “行了,他在你家门口,你怎么回去呢?”李欣问她。

    “要不,你先上我家去,等他要走了,你才回去。

”唐洛洛听她这么一说,也就答应了。

    唐洛洛和李欣来到她的家,李欣妈看洛洛来了,就急忙叫她俩把书包放下,说道:“欣欣,你去给洛洛拿个香蕉,你们俩坐着唠嗑,我去给你们做饭。

”    唐洛洛急忙站起来说:“阿姨,我不在这吃,我和李欣唠一会嗑就走。 ”    “别的,你好长时间没到阿姨这里,今天一定在这里吃饭。 ”唐洛洛一听,也就只能这样了。

    不到半个小时的功夫李欣妈把饭菜做好了,一个个摆在了桌子上,一切都齐了,就叫道:“欣儿,你和洛洛来吃饭。

”    在吃饭时唐洛洛不好意思夹菜,李欣妈就给她夹,还一边督促李欣:“你别管你自己吃,照顾洛洛一下。

”    李欣“嗯!”了一声,一边忙活自己一边也给洛洛夹菜。

    吃完饭后,已经天都块要黑了,唐洛洛这时想,他一定走了,我也该回去了。

就和李欣,李欣妈告别,背上书包向家中走去。     在走到她们家的门口时,还没等她缓过神,一个人影从她家门前的大树后窜出,因为天黑她没看清楚,刚想要喊,自己的嘴被堵住,被那个人生拉硬拽给拖到那不远处的树林里。

    她这才看清,是李楚风。     她一下挣脱掉他的手想跑,又被她抓住,她此时就象一个受到惊吓的小兔子,不知该如何是好。

    在他手里想跑真难,她哆嗦着求他说:“你放过我吧?我们别这样行吗?就算我求你了。 ”    李楚风淫笑的看了看她,说道:“你求我,那行啊?”然后就对她动手动脚。     她一边往后躲,一边用手护着自己。     李楚风逼着她,把她逼得连哆嗦连后退,一不小心一下被树枝绊倒了,一下四仰八叉摔在地上。

    这时的李楚风,一看机会来了,就一下跨了上去,骑在了她的身上。

    她用手厮打着他,还一边蹬踹。     他一边看着她这个样子,一边说道:“我喜欢。 ”    就一下把她的两个小手,向两边一掰,压在自己的腿下。

    她此时就象一个被逮到的惊慌失措的小兔子,怎么挣扎也于事无补。     他一边尝受着她那个样子,一边解开了她的裙带,她又再次无望的闭上了眼睛,再次悲伤的泪水从眼眶里流出。

    这个叫他心碎的男人,又再次霸占了她,她看到他满足后的样子,就象一次次的剧痛刺痛她的心上。

    她真的不愿看他,也不愿挣扎了,就象一个被宰割的羔羊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李楚风完事后提上了裤子,蹲下身碰了碰她,说道:“你还想我呢?”    她就是不理他,还是没有动。     李楚风就蹲下身子,给她提上了裙子,扣上了裙带,把她从地上拉起,说道:“你还怕羞,咱们不是一回两回了。

”    他这么一说,一下激起了唐洛洛的愤怒,一个巴掌打去,一下抽到他的脸上。

    李楚风被他这么一打,真的急了,嘴里一边说着:“你疯了!”一边要伸手去打。     此时的唐洛洛就要激怒他,可是他举起一半的手,又放了下来。

    然后缓和着口气说:“都是我不好,你该怎么打就怎么打,只要你出气就好。 ”他一边说着,就往她跟前靠。

    唐洛洛看他这样,就说道:“你就是无赖。 ”    “无赖好哇?我就对你一个人无赖,谁让我喜欢你了。

”他一边把她挤在一棵树下,一边把唇对过去,深情的吻着她。

    这么一吻,把唐洛洛吻服了,象一个听话的小绵羊,在接受着他的吻。     两个人都得到了相应的满足,李楚风把唐洛洛一抱,就象抱着一个听话的小孩子,把她抱到了她家的门前。

    他把她慢慢的放下,说道:“我是太想你了,才那样。 你不再怪我吧?”    唐洛洛害羞得看了看他,说道:“你真坏。 ”    就不好意思的走了进去。     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