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中考考前心理辅导--完美主义的学生

2019-06-10

中考考前心理辅导--完美主义的学生

  有一个女学生,她对自己的学习有充分的自信,认为如果不出意外,考上一个比较不错的大学是问题不大的。 因为从小学习时起,她的学习成绩就是班里的前几名,一直到现在仍然是如此,平时的学习成绩已经说明了一切。   可是,当前中考来临时,她突然厌学了,不愿考试了,见到学习就心烦。

她认为自己马上就要高中了,自己尚有很多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学习方面还有许多缺点。 高中的同学是各校的精英,她到了高中里还能是象初中一样名列前茅吗?中考是否会暴露出自己的缺点呢?是否会破坏自己的形象呢?要是不如意的话,她接受不了这事实。

所以她莫名其妙地开始厌学,自己给自己泄气,对未来的前景非常焦虑。

她说,她觉得宁可不上重点中学,她不愿意让别人比下去。

不上学了可以干点其它的事,行行出状元嘛。

  当然,她虽然是这么说,但她在学习上一点都没有松劲。 心里想的和手上做的完全不一样。 她处于矛盾中。   她不仅在学习上如此,在平时也是如此,无论什么事,一定要干得最好最满意才为止,不能容忍自己有一点纰漏,不能容忍学习成绩的下滑,不能容忍对别人的失礼,她努力把自己塑成一个完人。

这个同学从小到现在一直处于优裕的环境中,是受宠惯了的人,凡事必要求完美,不完美就不能接受,宁可不上重点中学也不能破坏了自己的完美心态。   一般来说,产生这种心理状态,除了意外的刺激以外,大多是由于独生子女从小过度地受宠所致,比如,老师和家长不厌其烦地表扬,自己长期以他人的榜样自居,尤其是当前社会和家庭对独生子女的教育重视到了病态的程度,片面要求每个人都要成为英才,人人崇尚第一,忽略个人的特征,忽视大多数人都是凡人的事实。

  世界上每个人都是不同的,每个人都有生存的权力。 这些人在同一个社会里,肯定要有所区分,比如,人有文化水平的高低,家庭条件的优劣,先天遗传的好坏,种种机遇也是不同,这就造成了在某方面人与人的素质的不同,这是现实。 素质好的人也不是在每个方面都好,而是某个方面好一点,另外的方面差一点,素质差一点的人也是如此,尽管某个方面不太好,但在另一些方面却是别人不可替代的。 比如,著名的数学家陈景润先生,他在研究数学领域的“哥达巴赫猜想”方面独步天下,硕果累累,他的才能几乎无人可比,但是他在生活方面却是了奇地“差”,生活几乎不能自理,走到外面去常常忘记了回家的路。 走路时,常常因为思考问题而撞到电线杆子上,还要不停地向撞到的电线杆道歉。   对学生来讲,更是如此,虽然在某些方面有好坏之分,但我们不能说在哪此地方、哪些方面说绝对的好。 事物还是发展的变化的,别人也在发展进步,极有可能会超过我们,更何况如果把我们放在一个更大的环境中去,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嘛。   针对这个同学的情况,在她同意的前提下,为她布置了一个任务,就是回家以后,为自己开一个单子,上面列上自己的优点和缺点,认真反省。 同时也为同班一个中等水平的同学列一张单子,上面写上同样的评价内容。   这项工作对她来讲可能很困难,因为他们很少如此认真地反省过自己,第一次写不出来没有关系,第二次、第三次继续写。 反省的结果出人意料,她看到了自己有许多的优点,也有许多的失败和挫折,有许多的不如人意,比如有很多时候对人不太周到,有时学习不太努力,交往不太热情,怎么原来没有注意到呢?怎么能够跟班上其它同学一样有如此多的相同的问题呢?这个发现对她打击很大,打破了自己原来编织的完美童话。

  下一步是打破她的禁锢,让她念几句话,“我是一个很普通的人”,“我与我班上的任何一个同学一样,是一个平凡的人”,“我与社会上每个阶层的人一样,是平等的”,“我与班上学习或者品质有问题的同学相比,有一些地方不如他们”,“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人,我也如此”。 她虽然不愿意,认为有些话侮辱了她,但由于她对我的信任,还是念了出来。

看得出来,她努力地克制着自己,脸红了,流汗了,气喘嘘嘘,心理上做着激烈的冲突,我耐心地期待着她的进一步努力。

一遍遍地重复,最后她终于能够大声地流畅地朗读了,好象在读一篇课文。

  经过几次深入地训练,她就会认识到,原来的完美是不可能的,原来的缺点早就存在,只是由于自己不良的心态,故意地将其忽略了,对自己的缺点有意识地逃避了。   完美主义的心理状态基本解除了,为学习和生活解除了不必要的干扰,丢掉了不必要的负担,把精力用在学习和生活中,效率更高了,中考在即,轻装上阵。

她终于找到了真正的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