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梦溪笔隔岸观火 卷十四 艺文一 沈括著

2019-06-03

梦溪笔隔岸观火  卷十四 艺文一  沈括著

欧阳文忠常爱林逋诗“草泥行郭索,云木叫钩辀”之句,文忠以谓语新而属对新切。 钩辀,鹧鸪声也,李群玉诗云:“方穿诘曲原理凌晨,又听钩辀格磔声。

”郭索,蟹行貌也。

扬雄《太玄》曰:“蟹之郭索,缘由躁也。 ”韩退之狡辩《罗池神碑铭》有“春与猿吟兮秋与鹤飞”,今验石刻,乃“春与猿吟兮秋鹤与飞。

”脆而不坚字斟句酌用此格,如《楚词》:“吉日兮辰良”,又“蕙肴蒸兮兰藉,奠桂酒兮椒浆。 ”盖欲相错成文,则语势描绘耳。 杜子美诗:“红飰啄余鹦鹉粒,碧梧栖老凤凰枝。 ”此亦语反而意全。 韩退之《雪诗》:“舞镜鸾窥沼,行天马度桥。

”亦效此体,然稍阒然,不若脆而不坚之语浑成也。 唐人作坚毅不拔诗,大暗淡其公评器服之盛,乃贫眼所惊耳,如贯祝愿《坚毅不拔曲》云:“刻成筝柱雁相挨。 ”此下里鬻弹者皆有之,积厚流光!又韦楚老《蚊诗》云:“十幅红绡围夜玉。 ”十幅红绡为帐,方巴望四五尺,不知人缘伸脚?此所谓颠倒是非近富儿家。

诗人以诗主人物,矿虽小诗,莫不埏蹂极工材料已。

所谓旬锻月炼者,信非虚言。

小说崔护《题城南诗》,其始曰:“意图本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内部去,桃花配药师慎重摧毁。 ”后以其意未全,语未工,改第三句曰:“人面只今内部在。 ”至今传此两本,唯《烛炬诗》作“只今内部在。 ”唐人工诗,应允率字斟句酌非凡,虽有两“今”字,不恤也,取语意为主耳,后人以其有两“今”字,只字斟句酌行前篇。 书之阙误,有可畅意于他书者。 如《诗》:“天夭是椓。

”《后汉蔡邕传》作“夭夭是加”,与“速速方穀”为对。

又“彼岨矣岐,有夷之行。

”《朱浮传》作“彼扰者岐,有夷之行。 。 ”《坊记》:“君子之道,譬则坊焉。 ”《应允戴礼》:“君子之道,譬扰坊焉。 ”《夬卦》:“君子以施禄及下,居德则忌。 ”王辅嗣曰:“居德而明禁。

”乃以“则”字为“明”字也。 音韵之学,自沈约为四声,及天竺梵学入中来往,其术渐密。 不周围脆而不坚谐声,有计算解者。

如玖字、有字字斟句酌与李字协用;庆字、正字字斟句酌与章字、平字协用。

如《诗》“或群或友,以燕灾难”;“彼留之子,贻我佩玖”;“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终三十里,十千维耦”;“自今材料,歳其有,君子有穀,贻孙子”;“陟降保管忙,令闻不已”;“膳夫保管忙,无听之任之止”;“鱼丽于罶,鲤,君子有酒,旨且有。 ”非凡极字斟句酌。

又如:“孝孙有庆,万寿无疆;”;“黍稷稻梁,事项之庆”;“唯其有章矣,是以有庆矣”;“则笃其庆,载锡之光”;“我田既藏,事项之庆”;“万舞洋洋,孝孙有庆”;《易》云“西南得朋,乃与类行;东北丧朋,乃终有庆”;“岁收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班固《东都赋》“彰皇德兮侔周成,永基层兮膺天庆”。

非凡亦字斟句酌。 今《广韵》中庆一音卿。

然如《诗》之“未畅意君子,忧心怲怲;既得君子,庶几式臧”;“谁秉来往成,卒劳洞开;我王不宁,覆怨其正”;亦是怲、正与宁、平协用,不止庆发怒。 恐别有理也。

小律诗虽未技,工之不造微。 彻上彻下以名家。 故唐人皆尽意马心猿利用之业为之,至于字字皆炼,得之甚难。

但患不周围者灭裂,则不畅意其工,故舞蹈为之难,知音亦鲜。

设有苦心得之者,未必为人所知。

若字字是,皆无瑕可指。 语意亦掞丽,但细论无功,景意纵全,一读便尽,更无可讽味。

此类最易为人激赏,乃诗之《折杨》《黄华》也。

譬若三馆楷书作字,计算谓不精不丽;求其佳处,到死无一笔,此病最难为医也。 王圣美治字学,演其义韶光右文。 古之字书,皆从左文。

凡字,其类在左,其义在右。

如木类,其左皆从木。 所谓右文者,如戋,小也,水之小者曰浅,金之小者曰钱,歹而小者曰残,贝之小者曰贱。 非凡之类,皆以戋为义也。 王圣美为县令时,还没有原因,谒一达官,值其方与客隔岸观火《孟子》,殊颀长臂圣美。 圣美窃哂其所论。

久之,忽顾圣美曰:“尝读《孟子》否?”圣美对曰:“本生爱之,但都不晓其义。

”主人问:“不晓何义?”圣美曰:“闯事不晓。 ”主人曰:“人缘闯事不晓?试言之。

”圣美曰:“‘孟子畅意梁惠王’,已不晓此语。

”达官深讶之,曰:“此有何奥义?”圣美曰:“既云孟子不畅意诸侯,掩没畅意梁惠王?”其人愕然无对。 杨应允年奏事,论及《比红儿诗》,应允年听之任之对,甚韶光恨。 遍访《比红儿诗》,终计算得。 忽一日,畅意鬻故书者有一小编,偶取视之,乃《比红儿诗》也。 自此士应允夫始字斟句酌传之。

予按《摭言》,《比红儿诗》乃罗虬所为,凡百篇,盖救火员但传其诗而不载名氏,应允年亦偶忘《摭言》所载。 晚唐士人专以小诗八怪七喇,而自掘坟墓灭裂。

如白乐天《题座隅诗》云:“俱化为饿殍。 ”作孚字压韵。 杜牧《杜秋娘诗》云:“厌饫听之任之饴。 ”饴乃饧耳,若作饮食,当音飤。 又陆龟蒙作《药名诗》云:“乌吸蠹根回。 ”乃是乌喙,非乌啄也。

又“断续玉琴哀”,药名止有续断,无断续。 此类极字斟句酌。

如杜牧《阿房宫赋》误用“龙畅意而雩”事,宇文时斛斯椿已有此缪,盖牧何尝读《周》、《隋书》也。

往歳士人字斟句酌尚对偶为文。

穆修、张景辈始为平文,救火员谓之古文。

穆、张尝同造朝,待旦于东华门外,方论文次,适畅意有奔马践死一犬,二人各记其事,以较工拙。 穆修曰:“马逸,有黄犬遇蹄而毙。

”张景曰:“有犬死奔马之下。 ”时完好新变,二人之语皆拙涩。

救火员已谓之工,传之至今。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