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第3649章 残破城池太古剑尊最新章节

2019-07-09

第3649章 残破城池太古剑尊最新章节

三府大陆。 天月府区域。 银月高悬,一座独角山峰上,方辰点燃一堆柴火。 来到这里,已经两天了,一个天月府的人都没有看到。

“怎么找到他们?”方辰有些无奈。 他伪装成天月府之人,想要在这里袭杀,可是到头来却一个人都找不到。

咻!就在这时。 突然间,遥远的天际处,阴暗中有一道人影,疾射而来。

刹那间,就来到了山顶。 “嗯?”看到方辰后,来人蹙眉,他并不认识方辰,但却看到了对方的衣服。

“你是新来的?”这人问道。 方辰点头,那人声音有点严厉。 “难道你不知道,晚上不能点火吗?”黑暗中的火光,目标太明显,会将潜藏在天月府的其他两大势力之人,吸引过来。

届时,将会十分危险。

“这么基础的东西,你也不懂,我十分怀疑,你是其他两大势力的内奸。 ”话音落下,这人一步跨出,来到方辰身前。

他一把抓住方辰的领口,寒气逼人,“说,你到底是谁?”“我是刘大人麾下之人。 ”方辰撒谎道。 “刘大人?”这人眼珠转动,似乎在思索。

方辰一怔,不会这么巧吧?自己胡乱说的一个名字,天月府中就恰好有这个人?轰!他知道,这是自己的机会。 趁对方还在反应中的时候,方辰先下手为强,他一拳轰出,携带着可怕的本源力量,瞬间将对方轰飞。

“你”这人终于反应过来,可惜为时已晚。 方辰没有给他任何机会,一击毙命。 随后,他将其一截骨骸收起。 他的功勋章上,功勋值也相应的增加了。 “终于开张了。

”方辰舔了舔嘴唇。 不管怎么说,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接下来的几日,方辰终于不再孤单。 几乎隔一段时间,就会碰到一个天月府之人,偷袭之下,他能轻松将对方斩杀。 他的无敌剑术,已经凝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威力无穷,圣皇境中,鲜有敌手。 半个月后。 方辰已经收获了三十个圣皇境骨骸。 他的这一举动,终于被天月府察觉。

营帐内。

“到底怎么回事?”坐在最上首的负责人,寒声问道。 “为何,这段时间,我们的人,频频被杀?”下方,所有人都知道,其他两大势力的内奸,混进来了。 “大人,会不会是明王府的人?”逍遥军自顾不暇,而且他们的统帅进入战场,他们应当全面退守,保护统帅,很难分心出来。 所以,明王府的嫌疑最大。 “我之前跟明王府那边密谈过,他们暂时与我们结盟,不会对我们出手,而且对我承诺,他们在天月府区域的内奸,已经全部撤离。 ”坐在最上首的首领沉吟道。 那么,答案不言而喻,杀天月府之人,是逍遥军的人。 “难道,是新任统帅?”突然间,人群中传来这样的话语。 顿时,将诸人惊呆了。

新任统帅?他不过是一个圣王,进入战场已经算是有胆量了,难不成还敢潜入天月府区域?很多人不相信。 但是,坐在最上首的首领,却有点迟疑。

“我曾调查过这位逍遥军的新任统帅,他是通过层层选拔,脱颖而出,最后被委任为统帅的。 ”首领道。 而且,最重要的是,方辰曾正面击败叶龙,并且连魔山尊都亲自出面,想要收他为关门弟子。 可想而知,他的潜力有多强?当然,真正让首领迟疑的是,魔山尊亲口说过,方辰的实力,不弱于萧何。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 虽然方辰是一个圣王,但他却能够越级作战。

“若真是如此的话,那我们岂不是可以关门打狗?”诸人商议片刻,最终达成一致的决定。

无论暗中之人,是否为新任统帅,都要立刻行动。 “传我命令,从今天开始,我们天月军全面退缩,将这一片区域,严密的死守起来,不能让任何苍蝇飞走。 ”关门打狗。

将这片区域封锁,然后在挖地三尺,找出此人。

若他是逍遥军统帅的话,那么他们将不费吹灰之力,便能够将其解决。

方辰感觉有些疑惑。

前半个月,他斩杀了三十位天月军之人。

可是,后边接连十多天,一个人都没有碰到。 “怎么回事?”方辰蹙眉。 难道,他的举动,已经引起了天月军的注意吗?方辰摇了摇头,不管怎么说,接下来都要小心谨慎了。 沙沙沙!方辰听到了一种奇怪的声音。

他疑惑的朝着前方掠去,不久后,来到了一座茂密的森林中。 “咦?”他神识扩散,很快便发现了森林中,有一座残破的城池。

城池已经面目全非,甚至主建筑都已经化为尘土,只有四周的残破围墙,能证明其真的存在过。

方辰来到城池前,陡然间脸色大变。

他骇然的发现。

自己体内的完美血脉,居然发生异动,想要破体而出。 “怎么回事?”方辰惊呼,后退了几步。 然而,为时已晚。 完美血脉从体内涌现而出,与残缺城池发生共鸣,激发了一座古老的阵法,将其卷入其中。

嗡!方辰消失后,残破城池也逐渐恢复平静,古老阵法瞬间消失。 天地间,恢复平静。 森林中,仿佛从未出现过古城。 森林以西百里处。 “奇怪,刚刚我似乎感觉到了一股不属于我们天月府的气息?”一个黑甲男子皱眉。

那种气息,似乎很克制体内的血液。

“你也感觉到了吗?”另一人也很诧异。 就在刚刚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血液都凝固了。

不过,眨眼工夫就恢复了。 “那股气息,似乎从百里外传来的。

”两人互相对视,而后快速的朝着森林处掠去。

“难道是逍遥军的统帅?”两人有些激动,急速飞行。

然而,他们并没有发现,体内的血液中,出现了一点点浑浊。 浑浊迅速扩散,弥漫全身,他们的生机,也在悄无声息的流逝着。 呜呜呜!微风中,似乎回荡着一种阴森恐怖的声音。

似乎在倾诉。 又似乎在控诉。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