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那一场小比赛】梦泪偷塔那一场比赛

2019-06-11

【那一场小比赛】梦泪偷塔那一场比赛

  从新西兰的奥克兰机场往北到赛事总部Whangarei,司机开了三个小时。 7月的新西兰是冬季,不过气温并不是很低。 Whangarei这些天一直被雨水覆盖着,赶到总部酒店,天已经擦黑,樊凡等人也是刚刚勘路归来。 东南汽车万宇车队这次调整了外援,请来新西兰锦标赛冠军也是目前积分领先的车手理查德梅森。 梅森其实在中国拉力界有些名气,他曾经作为佳通轮胎车队的外援在CRC出战多次,那时候他的领航莎拉还是他的女友,现在他们已经有了个小胖仔。

  樊凡是第三次来到新西兰参赛,之前是2005年和2006年,那时他刚刚开始学习驾驶拉力赛车。

他的队友、贵州小伙袁浩的入门师傅是徐浪,今年袁浩决定尝试拉力赛车,直接选择了APRC,这倒和樊凡2005年的情况一样。

  “这雨水对赛道的影响大吗?”我问勘路回来的樊凡。   “其实没有什么影响,新西兰的砂石路面地基非常硬,上面的砂石经过雨水后反而没有那么容易打滑了。 要是雨下得大,可能对视线会有些影响。

”樊凡这样回答。

  Whangarei在谷歌上被翻译成旺格雷,这里是新西兰北岛北部最大的城镇。 我请教当地居民,一家户外店的老板很仔细的给我示范正确发音,我记得很真切,应该叫:方阿瑞。 从2007年开始,新西兰将APRC的举办地从奥克兰东部的罗图鲁阿转到这里,这里的很多赛段也被用作WRC新西兰站的赛段,2010年,笔者采访WRC新西兰站时,就曾经到过这里。

不过,WRC的赛事总部设在奥克兰,赛事维修区设在风光秀丽的奥克兰码头,更方便观众近距离观看。

  开幕式吸引来了小镇上所有的居民,APRC与新西兰锦标赛同场进行,和在澳大利亚一样,这里也专门为一些老爷赛车单设了组别,多是白胡子白头发的老人家驾驶。

来自中国的媒体有10家,穿着媒体背心在其中穿梭拍摄,倒成了开幕式上一大风景。 樊凡很骄傲地说,你看现场的记者,咱们中国人占了一大半。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决定去第一个赛段的起点。 新西兰组委会提供的媒体指南和赛事地图很明晰,我们没费任何周折就来到了目的地。   雨水还在断断续续,太阳却已经出来了,照着天上一弯巨大的彩虹。

一大群牛从远处的晨雾中走过来,看不见放牛的人,牛群似乎很熟路,沿着公路边的一条小路慢悠悠的过去。

起点的裁判已经就位,负责的是一位五十来岁的高个子,上身穿着外套和裁判马甲,脚上穿着靴子,很奇特的光着两条长腿,这大冬天的,他就不冷?  新西兰散布着无数优质的牧场,这些牧场是私人的,但连接牧场中间的道路都是国家的,在拉力赛举行期间就变成了赛道。

新西兰的拉力赛道在全球富有盛名,这里的砂石路不仅路面坚硬,而且弯转起伏,极富特色,许多人把新西兰称为拉力天堂。   路的两边都是牧场,我们把赛车停在距赛段起点还有约100多米远的路边,因时间还早,我们在车上开始享用昨晚准备的早餐。

有个老太太走了过来。

  “是你们去年在这里停车扔了一地垃圾吗?”老太太气鼓鼓的问。   “去年我们没有来过这里阿,您是搞错了吧?”  “噢,去年不知哪里的家伙在这里丢了一地。 你们是从哪儿来的?”  “中国。

”  “你们应该明年来,今年只是个小比赛,明年这里会有很大的比赛,会有很多中国人的。

”  田口圣彦的1号赛车按时出现在赛道起点。 这位去年亚太赛的年度冠军今年处境艰难,自从马来西亚厂队宝腾超级2000赛车的稳定性得到解决,在亚太赛场,已经没有N4组车能与这些造价昂贵的超级2000赛车抗衡了。 东南汽车万宇车队也只是在宝腾赛车掉链子的时候,在澳大利亚获得完胜。 梅森第6个出发,在新西兰,梅森一直都是驾驶右舵斯巴鲁,这次驾驶左舵三菱,也是一个挑战。

  樊凡出师不利。

在第2个赛段只开出去两三公里,赛车就碰到了不知哪里冒出来的一块大石头,躲无可躲,樊凡的赛车悬挂受损严重,在赛段停车折腾了许久,樊凡和领航方军卫总算将赛车继续开动了,不过,耽误的时间实在有点多。 樊凡后来无奈地说,接下来的时间只能是感受拉力赛了。

  袁浩的状态来得过早,在一个过桥路段,他的速度过快,致使尾部动作过大,赛车滑到了桥下,还翻了一个整圈。 这位新人第一次来到新西兰,没能将第一天的比赛坚持完。

  赛会提供的赛事地图相当清晰,我们很快来到另外一个拍摄点,所谓的拍摄点基本上都是很方便的开车能到达的地方。

新西兰的观众看比赛是要买票的,有工作人员守在路上,凭票放行。   这个拍摄点笔者以前来过,那时候满山的观众,天上的直升飞机成群结队的过来,下来一些悠闲的观众,手里举着啤酒瓶,走到赛道边等着赛车呼啸而过,在WRC组的赛车都过去后,他们又登上飞机,朝下一个点飞去。

这个影像去年见过之后,一直在心中挥之不去。   如今,观众区里只有几十个观众,每个人都举着相机或者手机,兜里还都装着车手发车顺序表。   跟旁边一个满脸和善的中年观众攀谈,说起怎么观众不多呢?他说,这只是小比赛,对公众的吸引力并不是特别大,不象WRC,那时候,漫山遍野都是观众。

  阿特金森和小麦克雷的两辆宝腾依旧十分强大,不过,东南汽车万宇车队的外援梅森的表现也相当出色,第一阶段排在APRC第三,第2阶段在小麦克雷的赛车出现故障之后,梅森最终以亚太组亚军完赛。

  坚持比赛的樊凡也得到回报,在主要对手都纷纷退赛之后,樊凡最终仍然能以APRC第6名完赛。   东南汽车万宇车队已经结束了中的四场国际赛事,最后一场是11月在浙江龙游。

与新西兰不一样,在龙游站可是场大比赛,因为这站也是CRC收官站。

在海外风光的东南万宇车队本土表现如何?我们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