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纽约咳》第12章 美元滑过指尖的感觉

2019-07-05

《纽约咳》第12章 美元滑过指尖的感觉

  接上篇:《纽约咳》第11章脑袋与P股的问题  《纽约咳》第12章美元滑过指尖的感觉    萨沙常常蘸着唾沫边点钱说:“数手里的钞票,这才是亲手拿到了最高的幸福。

”美元滑过指尖的感觉,在牛伊万心里却有些“膈应”,钱是病菌的载体是每一个中国人从小学就被灌输的理念。   “感觉美元很容易被粘连在一起,特别是新版的百元钞票,不注意就把两张当成了一张”,起初牛伊万每次帮萨沙点钱时,必须就近找水龙头淋湿一小团卫生纸,不时用卫生纸湿润指尖后再搓开一张张纸币。 后来如果附近正好没有水龙头,也只能效仿着萨沙使用自带的手指“浸润”功能。

  萨沙看到牛伊万也用蘸着唾沫的手指点钱时,笑的无比灿烂说道:“哈哈哈,你很快就变成和我们一样了,终于不再说手机支付、刷脸支付这些废话了。 要的就是钱拿在手里的感觉,慢慢的你就会明白其中的好。

”  “这500美元是给你的广告费。 ”萨沙从牛伊万数好的钱里抽出5张百元钞票递给牛伊万。 牛伊万捧着赚来的钱,感觉比过去在北京时轻松赚的账户上增加的数字,更加令人兴奋。   这是在美国第一次赚钱,牛伊万带着妻子去了森林小丘花园ForestHillsGarden附近奥斯丁街AustinSt上吃早午餐。

为了纪念这个重要的日子,口袋里稍微有了几个零钱的牛伊万夫妇,马上就恢复了对生活品质的追求。

牛伊万边走边看着街道两旁的餐厅,在一个快餐厅门口看了一眼说:“要有仪式感,这个非常的重要,关键是不能草率的吃这样的快餐店,太跌份儿了。

”  妻子笑了笑:“这才哪儿到哪儿,就开始嘚瑟了。

我看吃披萨得了。

”女儿听到吃披萨,高兴的又蹦又跳。

牛伊万顿时有些心疼女儿说:“这瓜娃,到美国后没吃过啥好的,只认识披萨。

今天爸爸带你吃Brunch”  选了一家意大利餐馆,临街一排餐桌上铺着雪白的餐巾,桌子中央精巧的小花瓶中插着一只白百合花。

“就在这家吧,看着挺不错的。

“落座后牛伊万瞬间就点了一大桌子的菜:“怎么办,也想低调,可实力不允许”。 妻子笑了笑应着牛伊万说道:“吃完、造干净,回家扒苞米吧。

”  妻子老家在东北靠近俄罗斯的海参崴,身上有比例不明的俄罗斯基因,在国内去新疆开会时,所有人都会直接和她说维语,妻子则以半吊子东北话应对。

离开家乡在外读书近20年的妻子,思乡的途径只有小品或者电视剧,可以练成得家乡话中充满了“白云、黑土、扒苞米”,时不时冒出来几句特别有喜感。 当来自西北的牛伊万说起搞笑的东北话段子时,妻子总是可以跟上趟、夫唱妇随。

  “果然吃不完”,主菜上来前先是面包篮,配黄油果酱还有橄榄油。 刚考好的面包外酥内软,非常合牛伊万的胃口。 当服务生送上,细嫩的牛排、烤鱼、鸡蛋三明治还有小菜沙拉的时候,明显感觉吃不动了。

最后硬撑着喝了餐后咖啡。

  冰雪消融后的空气温暖而湿润,上午的阳光使空气迅速升温,隐约可以嗅到森林小丘花园中的花香,春天就这样真正的来到了纽约。 牛伊万喝完咖啡稍微感觉到有些热,解开衣领闭上眼睛对着太阳,通体温暖舒适,伸个懒腰说道:“我感觉咱们就要转运了,根据我做了这10多年的互联网经验来看,只要有了第1批客户,之后系统就会自动的运转起来。

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在第1个客户基础上,快速发展出第1批’头部天使客户’。

”  萨沙指着眼前的街道语重心长的告诉牛伊万:“在那里,我看好了一个公寓楼要卖。 过几天我带你去看,我买了后重新装修下放租,你来做推广。 秘诀就是不停的用贷款买带土地的公寓楼,然后耐心的等待机会买入更多的土地。 如果资金不够不要怕贷款,房租每年都在上涨,通货膨胀带来的货币贬值,再加上每时每刻的土地增值,一般15年后这贷款买的公寓楼就是你的了,这是多么令人快乐的事情呀!”  萨沙的英语里带有浓重的以色列味道,“huge发音为幼稚”“total发音为托塔”。

牛伊万发现萨沙和他的朋友们,这些地主大叔说话交谈时,一概如同嘴里含着东西拌面疙瘩,有些北野武演出日本雅库扎的感觉,便也开始满口的“幼稚与托塔”。   “第1套房子以这么快的速度就租出去了,说明你还是有一些能力的,只要不胡思乱想、踏踏实实的做你自己的生意,积累够很多年一定就可以赚大钱。

我来纽约时一无所有,用了30年这一大片楼和土地都是我的了!”  面对萨沙长期“持有”的经营模式,牛伊万心里是认同的,毕竟这些犹太佬们在这方面确实是专家。

想起巴菲特说过的名言:“人生就像滚雪球,最重要的是发现湿雪和长长的山坡。

”  牛伊万现在手里攥着一小把最初的湿雪,而要坚持滚30年或者更久,不免内心中产生了稍稍的无聊感。 为了在滚来滚去中不至于过分的单调无聊而放弃翻滚,牛伊万决定跟着萨沙“滚雪球”的同时,必须恢复多年的兴趣爱好,长跑。

  从上中学时牛伊万就非常喜欢长跑,大学时相当一段时间内痴迷跑步。 上大二时与宿舍室友李晶从西安南郊的大学校园开始,奔向终南山的支脉翠华山。 西安是一个拥有深厚底蕴的城市,13朝古都,71座黄陵埋了72个皇帝。

两人跑步所经过的地方典故颇多,时而见村姑立于田埂之上,“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时而又故作高深的讨论下“终南捷径”。

  近20公里的路程边跑边玩儿,虽然需要随时防备着,从村里冲出来的中华田园犬或者与“陕西冷娃”的遭遇战,内心却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快乐的心情无以言表。 从那时起只要沿途风景养眼或路上足够有趣,牛伊万就会变得特别能跑步,从南跑到北、从白跑到黑都不会觉得无聊。

  毕业后迅速成长为“土肥圆”,也就很少跑步了,只是每年参加“北马”半程赛前临时训练几天。 偶尔晚上有时间夜跑,围绕家附近的亮马河—渔阳饭店—东三环路绕圈。

晚上看不到风景、还总是担心被突然出现的台阶绊倒而惴惴不安。

因为靠近三里屯,附近有无数酒吧和隐蔽的日式居酒屋,诱惑着牛伊万进去喝一杯。

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夜跑的结果,就是牛伊万在周围的居酒屋里有了不少写着自己名字的存酒。

  后来北京雾霾严重,传说户外跑步对身体损害巨大且容易得肺癌。

只能在家里的跑步机上,呼吸着净化器过滤后空气,随着传送带机械的做着跑步动作,牛伊万感觉如同“穿着袜子洗脚”般的难受,但是别无选择。

  初到纽约第1年的落花时节,牛伊万踏着铺满鲜花的小路,穿过森林小丘花园中都铎风格别墅群,迎着微微的春风边跑步边拿出手机拍照发朋友圈。 奔跑在只需要随手拍一张便可做电脑屏保图案的美景中,牛伊万骄傲的看着微信朋友圈里充满了点赞和“羡慕嫉妒恨”。

  除了冬季纽约应该都是跑步者的天堂,牛伊万迅速发现了几个跑步的好去处。 在森林小丘花园的尽头,跟随一位身着专业跑步服装的跑者,穿过一个儿童游乐场和宠物运动场,到达了一个巨大的森林公园ForestPark。

公园内没有机动车,跑步主干道两旁几人合抱的大树参天,新鲜的空气中氧含量极高,牛伊万跑上一会儿便精神抖擞,便在公园中探索起来。

  围绕主干道还有不少越野跑的林间小道,所有的道路都被极高的树荫覆盖。 跑在其中凉风习习、花草芳香,加速跟上跑步达人们,一路奔跑到公园尽头,发现一个有标准跑道的运动场,不少身材极端魁梧的中学生在训练橄榄球。 绕运动场后原路折返,回到楼下打开手机APP查看一圈跑下来有英里,汗流浃背后“爽的,不要不要的”。

  未完待续  ,,youmaycontactus.(Z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