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随笔 彭宝翠:爱上爬山

2019-06-24

随笔  彭宝翠:爱上爬山

秋天,山是五彩缤纷的。 山里的天蓝得让人没有一丝杂念,暖阳下的斜坡上盛开着大片的野菊花,香气浓郁,蜂飞蝶舞。 吃草的羊儿看到有人来,就蹦蹦跳跳地消失在山林中。

晚秋时节,红叶满山,层林尽染,远看如云,近看似火。

没准儿在哪座山里,会遇到一树一树没人摘的柿子,碰巧就背回来一大包晒成柿子干。

五谷入仓了,稻草人依然站在地里,风舞长袖。

山脚下农家的墙头上挂着一根老丝瓜,狗站在房顶上汪汪地叫个不停。

冬天草枯叶落,大地敞开宽阔的胸膛拥抱阳光,弯弯曲曲的山道明亮起来。 山风穿林过,白雪缀草间,侧耳风呼啸,极目山连山。 天气虽冷,爬起山来却一点也不觉得。 深冬时节,山涧里流水成冰,有落差的地方形成了冰瀑,晶莹剔透的冰凌仪态万方,冰下水流淙淙有声。 冰冻的柿子挂在枝头,吃一口又甜又冰,每年都能拍几张吃相百出的柿子照供大家闲暇时调侃逗乐。

至今最念念不忘的是有一次下山后那锅热乎乎的地锅炖鸡。 水塘边的小屋里,木柴的火焰在炉膛里欢快地跳动,大锅里咕嘟咕嘟炖着会飞的鸡,香气四溢,寒冷被挡在了屋外,大家伙围锅而坐,边吃边聊,蘑菇、白菜、粉皮、菠菜、豆腐随意地扔到大锅里,合着鸡汤的鲜味好吃极了,如今想起来还是垂涎欲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