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第七百二十七章 魏良臣到此一游司礼监最新章节

2019-07-05

第七百二十七章 魏良臣到此一游司礼监最新章节

恭贺一了班长成为《司礼监》第四位盟主大佬,成功晋升秉笔!另,咳咳,昨天,不胜酒量。 说不喝的,也不准再倒,可那杯子不听咱的。 天地良心,当时咱真的是记着咱的读者,铁了心抬屁股要走的。 ………皇爷的老脸,绝对不能丢!魏公公是铁了心的不丢皇爷老脸,更要为皇爷长脸。 怎么长?外面不是说咱无法无天,跋扈嚣张么,那咱如你们愿好了。 也叫这些商人们瞧瞧咱的威风。 咱威风了,就是皇爷威风。 咱有好处了,就是皇爷有好处。 为啥?因为,咱代表皇爷。 这个逻辑是万万不能乱的。

经这么一遭,公公也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哪怕是身无分文,只要出行有宝马,在别人眼中也是财大气粗之辈。 这道理搁现在他老人家处境是一模一样。

好话与你们说没用,好心与你们讲没用,那咱就露俩獠牙叫你们瞧瞧好了。

叫他们好生权衡到底是帮咱,还是不帮咱!皇爷给的皮,老天给的鸟,不用白不用。 此去镇江城,便是要叫这城中的大小商人都知一个道理——宁得罪阎王,莫得罪魏阉。 至于区区巡按御史,官员们怕着,公公可不怕,吩咐下去鸣锣开道,莫和这酸材计较。 还是那老话,有本事便去告咱。

不想那刘巡按却是不领公公好意,直接就横在了队伍前面,叫嚷要公公出来一见。 前头带队的是曹文耀,知这巡按御史虽品低,但权重,可直达上听,因而不敢粗鲁待之,无奈只得遣人禀告魏公。 不一会,魏公公就有话过来,说是:“他要见咱,咱就得见他么?内外有别,他做他的巡按,咱做咱的内臣,井水不犯河水,咱偏不理会他,他能拿咱怎办?”有魏公公这话,曹文耀自是不敢再耽搁,示意过去几人将这刘巡按“请”到一边去。 说是“请”,动作上却是不能太过客气,因而把个巡按大人气的怒不可遏,破口大骂起来,骂的很是难听。 曹文耀脸色难看,担心魏公公发火,正要狠心命人将这巡按连同随员都捆了送走时,身后传来车轱辘声。

“刘大人,天管得咱,地管得咱,皇爷管得咱,你可管不着!……咱这人也不傻,不会给你刘大人扬名立万机会的。

”随着车轮滚动,车窗中扔出一条帕子。 自始至终,魏公公都不曾探头和那刘巡按见上一面。

刘广洗气的噎住,脸上也似有羞色一闪而过,如被人戳破心思般,当真是一句话说不出。

魏公公在车上洋洋得意:想骗咱的廷杖,门都没有!………“大人,那魏阉带兵到东门外了!”得了城门守兵通传,王应麟大吃一惊,失声对左右道:“魏阉要做什么!”左右哪个知道魏阉要做什么,说他来攻打镇江城吧,他们自个都不信。 可不是,这魏阉带兵来做什么?也不管人家是来做什么的了,慌慌张张就全去了东门。 到了城头往下一看,城下竟真有千余兵马列阵而待,另还有三四百骑兵在阵左阵右驰来驰去,掀起黄沙滚滚。

闻讯而来的士绅商户都聚在城下议论纷纷,有头有脸的几个被衙役们请上了城头,见着城外的阵势,一个个都是恐慌不已。

有说叫知府大人派人去问问魏阉要做什么,也有说赶紧派人去南都报讯,又有说须马上调周边卫所兵来,也有说莫不如大伙凑些钱送给那魏阉,把这事摆平了得了,省的闹出大动静来。

说什么的都有,一时之间也没个章程。 知府大人那边也是恼着。 “真是蛇鼠一窝,天下官制都要叫他们这些阉贼败坏干净了!”叫知府大人恼火的是自是那面绣有“钦差总理江南江北商务、兼查工饷”的长幡,照这长幡所绣官号来讲,那魏阉还真管得着他镇江府呢。 “本官倒要看看你这阉贼有无胆量攻城!”王应麟恼火归恼火,可却暗自窃喜,因为那魏阉虽有爪牙兵丁千余,可没有火炮,更无攻阵器械,在城外摆这架势,明着便是唬人之用的,这便肯定城池无虞。

如此一来,反倒盼着魏阉使爪牙攻城了。

今日这么多人眼看着,他魏阉真敢如此,这“造反”的大罪便是板上钉钉了,届时就算皇爷包庇他,这满朝的文武也容不了他!“诸位勿慌也勿急,一切尽在本官掌握之中。

”知府大人屹立城头之上,浑身上下凛然正气,令得众士绅商户钦佩万分。

忽的,那城下阵势动了起来,奔出十数骑来,有胆小之辈“呀”的一声失声而叫,只以为魏阉这是真来攻城了。

知府大人也是眉心一跳,定睛瞧去,虽说不慌,可心肝也难免扑通几下。 不过那十几骑显然不是来攻城的,知府大人饱读经典,虽不领武事,却也知这世上没有骑兵攻城的道理。 心道多半是魏阉使人要他这知府开城放他进来,但他王应麟身为镇江父母官,又如何能为阉人指使,更不会为阉人气焰压迫。

今日,他便要在这城头,当着这无数人面,叫那魏阉知道士大夫节气所在,叫他知道这天底下还有公义在!只是,知府大人升腾的情绪却没能进一步升华,想象中的戏码也没有发生。 那十几骑行至城门一箭之地时就停了下来,没人对城上叫喊什么,只从马上跳下两个高大汉子。

二人下马之后,一人手中拿着块木牌,一人手中拿着铁锤。

尔后,于众目睽睽之下,旁若无人的就将那木牌插在地上,一下接一下的敲了起来。 直到木牌被固定在地后,那两骑士才翻身上马,一转马头,十数骑又打马奔了回去。

这是闹哪出?城上众人愕然,离的远,根本看不清那木牌上写的是什么,隐约好像就几个大字。 让他们更加惊讶和困惑的是,那十数骑回到阵中后,就听号角声响起,然后便见上千人黑压压的掉头往北而去。

这一幕,让城上好一片安静。 确认魏阉带人真是回了江边,知府大人才小心翼翼的叫人开门,领着一众随员走向那木牌。 到的近处,数十双眼睛不约而同射向那木牌,尔后,又是一片安静。 木牌上只有七个大字——“魏良臣到此一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