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老李头网游之白帝无双最新章节

2019-07-04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老李头网游之白帝无双最新章节

果然局面呈一边倒,城管部队在新人队长和老李头纠缠的时候其他人很快被放到,张警官仰望天空“这个月的又是底薪,宝贝。

。

。

”“没钱,滚。

”王记者耸了耸肩。

“玛德,这些废物。

。

”张警官看着这些城管咬牙切齿。 叶苍也没了什么兴趣来到商贩摊位看了看,最终停留在捏糖人的摊位,除了X-hero角色的糖人,叶苍眉头紧皱的看着小房子里的四个人,最左边的非常明显是菊帝,而第二个白头发的是自己,这个叶苍也没有觉得多稀奇,自己好歹还是挺有名的,但第三个就让他匪夷所思了,竟然是钟莫杰,至于第四个他看不到正面因为是背对的,而房子没有窗口看不到他的正面,只有一个给人感觉非常瘦弱但毛骨悚然的背影。 叶苍想拿出来看他的正面,但危险的感觉让他停下了这股好奇。 此时捏糖人的师傅回来了,看着叶苍看里面“别动!这是我三年前做梦看到的场景,这四个人在聊天,本来第四个人的样子我记得的,但人啊,总是记不住完整的梦,我只能凭借感觉给出一个背影,那是一个非常恐怖的人”。 “未来梦吗?”叶苍知道这种不算超能力的随机性间歇性超能力,但如果是真的我们四个人在聊什么?摇了摇头,不打算多深究下去,没有意义,别过头看着烧饼老李头落下另一卷幡布由街道办发的奖状《城管克星》。

“散了,散了。

。

。

晦气。

”张警官收起外围和女警官一起走了。 “好了,看了东皇祠自由贸易区的热闹,该尝尝小吃了。

。

”老王带着众人来到烧饼老李头这边“千酥来几个。

”“这不是王大厨吗?”“李老,别笑话我们了。

”“哪敢,当年你一个人打败了东皇三厨的场景我现在都还记得。 。

”“叔叔。 。

”老李尴尬道,这个还真是他亲叔叔,他爹的兄弟,排行老五。 “哟,还有我那个不孝侄子李大厨。

。

”“。 。 。 。 。

。 。

。

。

,叔叔,我。 。 ”“别,人各有志,你既然走岛国菜路线,舍下家传手艺,我虽然明白你,但我真的讨厌你。 。

”“哎。

。 。

”老李头开始制作千酥,合面的手法让林亮不禁眼前一亮,这和面竟然将两仪四象八卦的走势都融入进去了,看似是一坨面实则是乾坤内含。 老李头边和面边说着老李“你已经是知命之年(50)了,还没成个家,二哥到我这里来聚的时候说到你那落寞的样子,你爹没有怪你什么,只是你自己觉得对不起他而已,你的手艺已经证明了你当初的选择没有错,该回去了,你母亲走的早,你是二哥他一个人走南闯北拉扯大的。

。

我现在都记得他一手拿刀,一手拿锅,背着襁褓中的你,去闯厨界,说是赵子龙七进七出都不为过,夺得了豆腐王的称号。 ”“他老婆刚娶了。

。

只是还没办婚礼。 ”老王冷不防的插嘴,让老李头停下了推手“真的!?二哥他知道了肯定很开心!”立马就拨通了通讯将老李成亲的事情一说,老李有些感慨的和自己父亲久违的说这话,每年虽然都会通话,但因为自己放弃继承家业这件事情,父子两人有些互相不理解,但此时老李的父亲反复叮嘱要带回来看看,老李硬着头皮同意了,暗道,爹,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你儿媳妇年纪比你都大。 。

。 嗯。 。

很多很多。 。 “今天高兴,让你们见识见识我的绝活!”老李头再次开始锤面,越锤越大声,仿佛在锻铁般,面受到巨大冲击自行缓冲冲击,将力道不断的分散,然后再次以卦象走势合面,卷上秘制馅料,入窑开始烤制,加以内力催火,很快就作出了千酥,林亮拿起一块张口咬下去,这哪里是千酥!简直就是万酥!这面的酥层皮儿自己都吃不出有多少层来,牙齿碰上去还没有用任何力量,酥皮儿开始碎裂,随着力道咬合万层酥皮儿挨着脆裂入口,而且入口即化,馅料是,牛肉的?嗯,四不像的肉,加上了秘制调料,自己隐约吃出了几种淡雅型的辛香料,馅料多汁鲜美而又回味无穷,口感非常丰富,关键是完全不腻,果然这个手艺不是假的,这种一生投入到一种料理的人,往往这一招鲜吃遍天“好手艺,好坚持。 ”“这是叔叔的特有手法,折锻锤面法,他本身兴趣还是个锻造大师,擅长制作厨具,将锻造的技巧融入了面点里,只有他能作出这种千酥来。

”老李在老李头锤面的时候就苦笑一声,老王也暗道,那可不是厨师掌握的技巧了,那个力道,那个繁琐的手法,折法。

“难怪这和面的台子是钛超合金做的,而且是人工锻。 。 ”小叶天摸了摸摊位架子。

“小姑娘倒是有见识,连这是人工锻都看得出来,懂冶炼?”小叶天点了点头。 “是烧饼怎么能没有鲤鱼焙面,虽然那小子打架不行,但做这太一湖的鲤鱼焙面找不出第二个了。

”老李头朝着那边的商贩喊道“上面!这都是我侄儿的朋友!!上绝活!别丢老夫面子!王大厨也在。

”“那个,能不能不叫我王大厨,李老。

。

”老王当初来造访游历的时候,还在他这里短暂学过艺,受过指点,听着很尴尬,而且自己打败斋老大的那道菜,就是面点,参考了老李头的面艺自己的一些东西融汇而出,险胜斋老大,虽是胜利但赢得很没有感觉,因为那个秃驴还真只做正统斋菜,禁荤腥不说,还禁五辛,单靠盐等清味作出的斋菜差点打败了自己,他是自己见过火候掌握最夸张的人,自己在掌握火候不断的爆,还是炒都还是很有自信的,但和他比起来还是稍逊一筹。

叶苍全程注意他揉面的技巧暗道,哼哼,我已经掌握了,烧饼,这个可以,回游戏给他们做烧饼吃,幽灵粉尘的韧性,加上晶核粉尘的柔性,自己搭配一下,完美,现实就更不用说,以我的力量加速度,调味的手法,亿酥我都做得出来!烹饪大师就是这样,明明已经是大师了,但学无止境,还是以谦卑之心,学徒之心学习万物,烹制万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