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一世王者》第一章 天降美女

2019-07-09

《一世王者》第一章    天降美女

豪华游轮里,萧晨仰在宽敞浴缸里泡着热水澡,如此恰意的生活,要是再有一个美女来个陪伴的话,那就完美了。 或者是命运之神听到萧晨的祷告。 砰!一个女人突然推门闯了进来。

身上那鲜红的礼服裹着凹凸有致的迷人身段,面孔也是极为精致。 但不知道是被什么人追,女人神色很慌张,很快,她眼睛落到躺在浴池里的萧晨,咬牙冲了上去。

“敢动你就死定了!”在枪口指在萧晨后脑勺的同时,那件透着性感魅惑的礼服落在池水边,与此同时,萧晨就见到一张东方美女般的面孔出现,并在下一刻,抱着他。 “不会吧?”感受着那紧贴在胸膛的柔软,幻想中的萧晨呆了一下。

漂亮的瓜子脸,黑色的长直发,近乎完美的发育,你都已经是女神级了,随便当个明星都肯定红,就这样送上门来?“小姐你别这样,我不是那种人,不过如果是免费的,你可以当我没说过。

”太极品了。 就是不知道已经被多少男人在一起过这一点可惜。 “闭嘴!”叶荷清寒着脸,虽然她已经尽可能表现得目无表情,但也无法掩盖她是个chuzi的事实。

她想不通。 这家豪华轮船的房间配置是按照身份提供的,越里边,身份越是尊敬,而这是最深处的房间,叶荷清自然而然认为,是东方瑶那女人,毕竟这艘巨型游轮就是她的。

谁知道,居然是个满脸胡渣的男人!“她肯定就在附近,给我搜!”就在这时,门外传来嘈杂但厚重的声音。 其中。 有不少人正往这里来。 “便宜你了!”叶荷清不由分说扑过去,直接跟萧晨吻在一起。 同时。 砰!门又一次被粗暴推开,不过这次来的不是美女,而是穿着雇佣兵服装的黑人,为首那位,是金发的白种青年。

房间很空阔。 除却一张床,就是大浴缸,因此,青年一眼就看到正在浴缸缠绵的男女,男人翻身在上,挡住了女人的身体,但那健硕的背影却让霍斯却不敢过去。

不仅是他,就是那些很想走过去一饱眼福的佣兵也不敢过去。 甚至。

他连话都不敢说。 “萧先生,我奉我家东方瑶小姐的命令,追捕一个盗窃她东西的女贼,方便的话,我能过来检查一下吗?”“NO,NO,NO……”NO就是不方便咯!就在霍斯为难的时候,一个扎着长发,穿着西装,踩着高跟鞋,艳美女人走进来,在她出现那刻,那些佣兵连着霍斯连忙低头。

紫玫瑰。

跻身世界十大杀手之列,东方瑶御用的贴身保镖,她的实力,霍斯和他的同伴都是见识过的,要杀他们,估计也就一分钟的事,因此,玫瑰再惊艳,他们也不敢多看一眼。 “说了不方便,没看见我正在忙着?”就在紫玫瑰踏前一步的时候,萧晨说话了,这让紫玫瑰脸色一冷,她听出那句话并不是请示,而是威胁。 “你想袒护她?”杀气蔓延。 霍斯心里冒汗,他发出指令,赶紧离开.房间,在外面等候,重新关门,这才如获新生吸口气。

“别管她,继续,卖力点。

”萧晨只是给这朵玫瑰知道,别指望威胁我,我不卖你的账。 可叶荷清却听出,即便是这位恐怖如斯的紫玫瑰,也对眼前胡渣男人颇为忌惮,就像是抓住最后一根稻草,叶荷清犹豫片刻,坚毅起来。

嗯!叶荷清忽然闷哼一声,面色微微发白,丝丝莫名的血迹飘荡在池水里。 萧晨一愣,这女人居然……萧晨面色不有阴沉下来。

“萧先生,我再说一句,将那个女人给我,还是说,你是铁了心要管这件事?”说话的时候,紫玫瑰逐渐解开西装,一朵紫色玫瑰在胸口位置绽放。 东方瑶曾经交代过,这位萧先生很厉害,当时紫玫瑰感兴趣问,他能坚持我认真出手多少秒?而得到的回答是。

你会死。 紫玫瑰是心高气傲的女人,对她来说,就算是对上世界最强杀手,她都有把握全身而退,然而,东方瑶却说,对上这男人,她会死?难道他的实力比起世界最强杀手还要厉害得多?不可能!“本来我是不想管的,一来,你的态度让我很不爽,二来……你也看到了,她是我女人了,我要是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传出去,我会很丢脸的。 ”紫玫瑰懂了。 “正合我意!”如此一来,正好给她出手的借口。

“萧先生觉得我这朵玫瑰漂亮吗?”边说,边走过去。

高跟鞋在地板发出清脆的声音。 “挺漂亮,如果能将那些白布拿开就更好了。

”“当然可以了。 ”紫玫瑰妩媚一笑,当着萧晨面前,拿开裹xiong的布,“萧先生还想看的话,我可以给你看喔,反正给一个死人看,跟给浴室里的镜子看差不多。

”眼见就要解开全部的裹胸。

下一刻。

紫玫瑰出手了。 那是叶荷清没法想象的过程,她看到什么?是紫玫瑰胸前的那朵玫瑰,那朵玫瑰绽放了,与此同时,紫玫瑰的身影消失了。 也就是说。

她的刺杀速度已经达到残影的地步。 “再见,萧先生,你真不该管这闲事。

”再次出现的时候,紫玫瑰已经在左侧近乎贴近她脸蛋的地方。

她的手里拿着紫色晶莹的匕首。 太近了。

就算想躲都来不及,更别说,叶荷清正坐在萧晨大腿上,泡着浴池。

“再见?别了吧,你身材那么棒,我可不愿意跟你分别。 ”匕首静止下来。

在叶荷清的眼前,只见夺走她第一次,那满脸胡渣的男人伸出两根手指将匕首给夹住了,同时,他的拇指与无名指在水面轻轻一弹。

呼!快如闪电的水珠激.射过去。

哐当。

匕首被留了下来,而紫玫瑰再一次消失了,留下来的,是被水珠刺破的玫瑰残影。 “萧先生果然是高手,紫玲佩服,这件事,我会跟小姐坦白……不过,萧先生还是准备迎接东方家的怒火吧!”紫玫瑰捂住胸口,嘴角溢出丝丝献血,脸色却寒冷如腊月,但不得不承认,眼前这男人可怕!“难道东方瑶没告诉你,我是谁?”萧晨有些惊讶。 看紫玫瑰的表情,也猜到她不知道。

“东方家最引以为豪的东方诸葛的手就是我打断的,这房间也是我一脚踹在东方瑶**,将她给踢出去后夺下的,我到现在还能好好活着,你觉得,我会害怕东方家对我报复?”那瞬间。

紫玫瑰的脸色变得精彩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