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三金片 概述 九月概述

2019-06-11

三金片 概述 九月概述

  丰田杯八强战,李世石和赵汉乘先后不敌谢赫、古力,最后只有睦镇硕在和朴文尧苦苦支撑。 此时韩国已经惨败,睦镇硕能否挺过这一关只涉及颜面,但是睦镇硕无意给韩国保住这个残忍的面子。 李世石先败,但是他没有离开赛场,而是捧住显示器一直盯到最后。 看着睦镇硕黯然认输,李世石脱口而出:就这么给中国戏弄了……大约五天后,李世石在三星杯开幕式这样说:“和中国的对抗渐落下风,我痛感责任重大。 ”  丰田杯惨败,在韩国棋坛引起震荡不言而喻,但多的是理性分析的声音。

或者,韩国棋坛已经接受了中国强势的事实,所以更关注此消彼长的程度,韩国棋手渐落下风的症结所在。 在三星杯预赛期间,在网上讲解的金万树七段认为中国棋手攻克了韩国棋手的弱点,他说:“看对局的内容,能感觉到中国棋手作为整体的战略举措。

韩国棋手在序盘阶段都保持一定优势,但是到后盘基本被逆转了。

这不是一两盘,而是几乎所有输局都是如此。

目前,韩国的棋战正在快棋化。 韩国棋手在后半盘越来越凭感觉下棋,而中国棋手恰恰针对这一点下足了功夫。

”  而韩国《中央日报》的棋评家朴治文,也是持相同的观点,他认为:快棋到后半盘拼的是气势,而不是算路,其中典型例子是30秒读秒10次的韩国联赛。 职业棋手们下久了快棋,后半盘只凭棋感的毛病很容易种下祸根。 像姜东润这类的棋手虽然快棋很强,但是到以慢棋为主的国际棋战就使不上劲。

关于中国棋手是不是针对韩国棋手这一弱点加强了针对性的训练,朴治文认为不是,只不过是韩国棋手自己暴露出的问题,恰好被中国棋手抓住了。   还有集体研究问题,相比中国搞国家队的精英集训,韩国曾经名头很响的集体研究目前名存实亡,当年的冲岩研究会、笑笑会只剩了一个空壳子。

就是仅:有的一些研究会,也不过是松散的私人聚会性质。 究其原因,是韩国施行排名制以后激烈的竞争关系。

现在韩国的最大棋战是韩国联赛,能不能入选韩国联赛不仅事关棋手荣誉,更关乎棋手的粥水。 但韩国联赛的入选资格,基本靠韩国排名一刀切。 本届三星杯陈时瑛半目淘汰古力,成为韩国棋坛英雄,但是这一整年陈时瑛开心不起来,因为他未能入选韩国联赛。

在韩国排名列前位,可以竞争国际棋战的参赛资格(韩国棋院分得的本赛种子,一半靠竞争选拔),如果居前50榜的中游,就有拿到韩国联赛资格,所以韩国棋手人人自危,计较每一月的积分,把身边的同伴棋手都看做潜在对手,所以各个闭门独练秘器,不太乐意拿出来共享了。

  还有中腰疲软的问题,现在韩国除了二李、朴永训仍保持顶尖实力,之下睦镇硕、赵汉乘等在和同级别中国棋手的较量全面处于下风,直接导致韩国兵败丰田、三星两大赛事。 其原因是中坚层的更新太慢,韩国已经多年没有出现超级新人。

而其根由,就是韩国的人段门槛太高,培养了大量的业余强手(不能入段的院生,实际有职业水准),不能及时向韩国棋坛输血。

今年韩国棋坛呼吁改革的声音此起彼伏,是因为韩国棋坛的体制确实出现了病症。 一方面韩国棋坛财源枯竭,只能节流人才来维持,而节流又导致棋坛更新进一步枯竭……韩国能否摆脱这种体制的窘境,只有看其改革能否迈出关键的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