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第1594章 夕阳大夏王侯最新章节

2019-07-06

第1594章 夕阳大夏王侯最新章节

黑暗深渊,黑暗气流汹涌,太上挥剑斩开束缚,迈步走出黑暗深渊。 黑暗深渊外,曾经繁华的人间,早已化为无边无际的虚无,所有的大星都已消失,崩毁殆尽。

虚无中,黑暗气流弥漫,漫天黑暗气息内,万千丝线纵横交错,黑暗之主静立其中,一身气息日益攀升。

吞噬人间天地之源,黑暗之主功体渐渐恢复,已然不逊色巅峰之时。

黑暗之主胸膛中,强大的黑暗气息汇聚,形成一颗墨黑的珠子,本源命珠再现,威势磅礴惊人,冰冷的气息,令人不寒而栗。

而在人间最后的光明之地,紫薇星域前,华发的女子盘坐青莲之上,一身佛光弥漫,抗衡不断增强的黑暗气息。 曾经化道的青柠,对于道的感悟,已超越了世间所有的人,黑暗虽然强大,却也难以逾越光明的佛力。

光明与黑暗的对峙,已持续了数十载,黑暗之主忌惮于人类搏命时的疯狂,在全功汇聚前,不愿与人间最后的守护者正面交手。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吞噬了人间本源的黑暗之主已逐渐恢复巅峰,甚至,隐约有了突破境界的迹象。

人间最后的光明也将熄灭,留给人间的时间已然不多。

神界北境,月轮国都城,时隔三年,凤城剑神与少女再度交锋,锋芒惊世。 少女入君主,修为强大无比,一身月白光华萦绕,万法不侵。

相较少女,凤城的少年剑神修为相较三年前并无太大变化,然而,一身剑上造诣却已天差地别。 神剑出鞘,惊天动地的剑威席卷整座月轮国的国都,神界各方,诸天神魔感受到北境强大的剑压,面露惊色。

凤城那位少年剑神的剑竟是已强大到如此地步。

月轮国都城,剑气纵横交错,无欲、无争,剑气穿过平民百姓的身体,却是不曾伤及平民半分。

然而,就是如此平和的剑,却让诸天神魔都感受到了难以言语的压力。

都城西南,小院中,剑气以小院为中心向外发散,时空扭曲,剑意惊世。

剑气中心,凤城剑神一步步上前,步伐不快,每一步都都沉如山岳。

剑气风暴中,少女静立,看着前方迈步走来的少年,轻声道,“你的剑变了。 ”“姑娘要小心,我现在还不能完全控制自己的剑,姑娘太强了,我无法留手。 ”少年善意提醒道。

“无需担心,你尽管全力出手即可。

”少女点头,道。 少年没有再多言,一身剑意不断攀升,周身时空扭曲,这一刻,身体都变得虚幻起来。

照目一瞬,少年身体凭空消失,转眼之后,于少女身前凭空出现。 神剑挥斩,威势磅礴惊世,三年重修,剑意脱胎换骨。 少女凝神,右手抬起,并指硬挡神剑锋芒。

万法不侵的月白光华震散剑上锋芒,然而,神剑力道却是不减,继续压下。

两人身下,大地应声塌陷,十尺见方,尽数毁去。

十尺之间的战斗,两人皆将力量控制在十尺之内,没有波及他人。

相较神魔之间惊天动地的大战,两人的战斗看上去并不算激烈,然而,唯有真正的强者,方才能感受到两人大战的惊险。 极度汇聚的力量,变成恐怖异常,破坏力堪比天地大爆炸,纵然君主的肉身,都无法承受。

这一战,打了整整半日,夕阳西下时,战斗终止。 凤城的少年剑神还是败了,败了半招,少女的修为超过少年太多,天赋的差距,并非轻易能够弥补。 意料之中的结局,唯一的不同,相较三年前少年连少女一招都接不下,仅仅三年,凤城的少年剑神已能和少女大战半日。 “我输了。

”少年认输,神色认真道,“多谢姑娘指教,我回去了,希望今后还能有机会再向姑娘请教。

”少女看着西边将落的夕阳,轻声道,“我今年二十一岁了。

”少年神色一怔,道,“真巧,在下和姑娘同岁。 ”少女收回目光,轻轻摇头,道,“你不同,你未来的路还很长,回去吧,希望我还能等到你再来的一天。

”少年带着疑惑离开,重归了凤城。 小院中,少女注视着西方渐渐落下了夕阳,轻声一叹。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少女走到小院的花圃前,继续整理花草。 凤城,少年回归后,再度闭关。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剑上有剑。

少年这一闭关,便是八年。 八年时间,对于诸天神魔来说不过弹指一瞬,修行者的寿元太悠久了,最强大者甚至能与天地同寿。

月轮国都城,西南,少女看着东方,疲惫的眸子闪过一抹遗憾。 终究还是未能等到吗?她今年二十九岁了。 可惜了,八年过去,他的剑应该强大了。 只是,她看不到了。 七日后,凤城,雷霆万重,凤城剑神出关,震古烁今的剑压疯狂涌动,从凤城扩散至整个神界。 诛天灭道,强大无比的剑,令人震撼,凤城剑神破关而出,一身耀眼的剑流涌动,宛如剑中帝王,万剑朝拜。 万剑铺道,在天际形成一道天路,少年迈步朝着月轮国都城走去,准备第三次挑战少女。 月轮国都城,都城上下全都看向天际,神色震撼无比。

这是怎样强大的剑!虚空上,少年凌空虚度而来,每一步走过,虚空都会出现一道剑印,少年方圆十丈,天地万法皆已消失,唯有剑道长存。 与此同时,都城西南,安静的小院听不到任何声息,仿佛对少年的到来一无所知。

数息时间,少年从凤城走至月轮国,极强的剑意,连时空法则都已无法阻挡。 小院前,少年从天而降,一步步走上前。

小院,院门大开,少年走来,目光看向其中。

院内,花花草草修剪的十分整齐,却是再也看不到少女的踪迹。 少年站在院前,目光看着前方安静的小院,先是一怔,渐渐地,神色黯淡下来。 原来,她的话是这个意思。

他来晚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