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伤感诗句痛到心里 【美文欣赏】钟鼓悲鸣 真切地感受

2019-07-08

伤感诗句痛到心里 【美文欣赏】钟鼓悲鸣 真切地感受

优美语段300字大都是摆在城市中轴线上面的越长大越孤单越长大越不安  很早以前,北京城里最好的建筑,大都是摆在城市中轴线上面的。

它们就像是极有端方地组合起来的步队,其和谐,其郑重,其拘谨,使整个北京城也跟着严肃和典雅了起来。

这条中轴线最北端的两座建筑,是古代的报时中心,彼此相距大约100米,它们就是钟楼和鼓楼。

  当年钟鼓的轰鸣之声,能够传布到京城内外方圆十余里范围。 它们简单的声音,或许太短暂了,但即便短暂的一瞬,却也构成了静夜京华中最值得夸耀的一笔华彩。

  钟和鼓的性格都是粗线条的。

钟鼓楼的歌喉,仿佛显得粗拙有余而细腻不足。

然而所谓细腻,是音乐中的贵重物品,是只给伯牙子期那样的“高山流水”们听的。 而钟鼓楼的钟和鼓,是为苍生而敲响的,是跟过日子联络得非常严密的声音。

过日子,假使费尽心机来搞顿挫顿挫、宫商角徵羽,不是太过扭捏了吗?所以,钟鼓楼,才能够成为京城苍生们心中的亲切回忆。   钟声悠扬,鼓声震荡,光阴流逝,沧桑幻化。

摇滚歌手何勇在《钟鼓楼》中唱道:“钟鼓楼吸着那尘烟/任你们画着它的脸/你的声音我听不见/如今是太吵太乱/你已经看了这么长的时间/你怎么还不发言/是谁出的题这么的难/四处全都是正确答案……”确实,喧嚣的尘凡,太吵太乱了。 每逢唱这首歌的时候,何勇还有一句念利剑:“今天的钟鼓楼和以前不一样了!”不一样了,是不一样了。

这样的声音,只要“我的家就在二环路的里面,我的家就在钟鼓楼的下面”的歌手,才能唱出那份凄凉和感慨。

后海边的荷花叶子也已经沾染上了太多“现代派”的风情,一串串的酒吧纸醉金迷,浸在半生不熟的洋泾浜里,成了这钟鼓楼下的新景不雅观。

  后来的“超级女声”角逐,有个女孩也唱《钟鼓楼》,可是她唱得单纯而轻松,没有了丝毫的胡同味儿。 她说“今天的钟鼓楼和以前不一样了”时,腔调中是满含着愉快和欣喜的。 我们有什么理由挑剔她呢?她们这一代,怎么能够理解钟鼓楼心中的这份繁重呢?  据说如今流行“妖建筑”,流行那种千奇百怪的“创”和莫明其妙的“新”。

古都的记忆,如今似乎越来越远离了那份传统的厚重,变得简单而直利剑。

雕梁画栋的古典斑斓,正被蛮横的霓虹幕墙和钢筋水泥所剥蚀和侵凌。 改变着那份文雅端庄的浓酽诗意的,正是那一双双看不见的却又极其有力的所谓现代文明的大手……钟鼓楼似乎只要忍耐,像那一块块无声的古老的砖,默默负重,寂静无声。 孤单的阳光,静静地抚摸着钟鼓楼的额头。

  但这绝不是一座尘凡中的孤岛。 因为有万千的根须,将它们与足下的这片热土紧紧相连。

虽然“钟鼓楼吸着那尘烟,任你们画着它的脸”,但是,钟鼓楼对峙高昂着的头颅,总是让我高高地仰望。 钟鼓楼是有感觉的——我们的歌声和浅笑,就是它们的感觉。 “明天明天这歌声,传遍海角天涯。

明天明天这歌声,将是各处春花。

”祝福钟鼓楼,青春常在。

祝福钟鼓楼下的岁月,温馨如旧。 (高昌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