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第六百三十八章 凤王现,铠甲人的嘲弄口袋之数据大师最新章节

2019-07-12

第六百三十八章 凤王现,铠甲人的嘲弄口袋之数据大师最新章节

“那,吾要你们何用。

”冰冷,淡漠的声音震动着所有人的内心,与此同时,凡顿右手一翻,一枚晶莹剔透,漆黑诡秘的六面体便浮现在他的手心上。

他蓦然用力一握,顿时一股股漆黑的气息向着四面八方飞速蔓延而去,时间一瞬间定格。

所有人的身形都不约而同的僵住,最终又全部漠然的坐回了原位。 “开火。 ”凡顿淡漠的再次开口。

这一次,飞行船之上寂静无声。 ………………………………杰克仰望着天空,漆黑的飞行船遮天蔽日,散发着机械般的冷酷。 他无声的皱起了眉头。 形势很明显了啊,凡顿现在究竟盘算着什么。

他瞥了一眼四周,刚准备出声,便看到漆黑的战舰散发出了异样的火光。 杰克脸上的笑容僵住,一时间竟然有些难以置信!漆黑的战舰慢慢转动,漆黑的炮口冷冰冰的指着下方森林的一切,点点火光染红了天空。

画面一时间静止,小次郎三人抱在一起瑟瑟发抖,杰克张口慌张的准备大喊,鸣和,小光呆然的望着天空坠落的火光,大脑一片空白,凛雪仰着头,眼神陡然飘忽,接着空洞,最后透露出了一种愤然与无奈,她迅速的跺了下脚……轰轰轰——————————!!漫天的火光遮盖了一切,硝烟的气息与爆炸的冲击横扫一切。 漆黑飞行船之上的凡顿依旧坐在首位,眼中映照着下方的爆炸,漆黑的瞳孔如同燃烧着火焰一般。 他此刻已经将权杖扔到了一边,侧身靠在扶手上,一手托着头,一手敲打着腿部,对于脚下僵硬仿若空壳一般的聒噪鸟视若未觉,喃喃自语,“是时候了。

”他说完起身,目光凝视向了远方,仿佛穿透时空看到了那一片漆黑的云空……轰隆隆!!漫无边际的云空之中龙蛇乱舞,一道道奔雷不时的击破苍穹冲击到黑暗深邃的大海之上。 每一道奔雷都会使得海天之间弥漫起朦胧的蒸汽,渐渐的,一道黑影浮现于其中,隐隐绰绰,恢宏苍茫。

随着一道引起无边浪涛的吼声蓦然响起,黑影缓缓现出身型。

巨鱼似山,乘潮出海,潜碧海,泳沧流,其翼若垂天,抟风九万,振鳞横海,击水三千。 其身形之上与固拉多类似,描绘着某种带有恐怖力量的铭文,血红色的铭文鲜明的生长在巨鱼之上,使得其每一振翅,便有瓢泼大雨随之而下,海浪翻滚轰然作响!盖欧卡尾部轻柔的飘动,顿时无边的闪雷将海天染的苍白。

猩红的兽眸与固拉多类似都点染着金色的神圣之光。

“吼——————————!!!!”雷霆般的吼叫声展示着无边的力量,与固拉多相同,盖欧卡天然便是无边汪洋上的王者,天赋本能的根源波动使得它能够自由自在的控制大海的力量,掀起百米的巨浪,万物莫能与之相抗衡!!在这等存在面前,数量有时候的确显得苍白无力。

于是乎,一道赞叹的声音响起,“不愧是古海之魔物。

”没错,如果说凤王这类存在在人类的传说中更为神圣一些的话,那么从来不接受供奉只顾随心所欲毁灭一切的固拉多和盖欧卡以及享受制霸天空的裂空座更多的被称作“古之魔物”。

然而,作为三神主位的裂空座还是有所不同,其视天空与天空之柱所在的芳缘地区为自己的领地,所以才不允许固拉多和盖欧卡过多的争斗。 比起毁灭,裂空座更享受领地一点一滴扩大支配一切的快感。 所以某种意义上,芳缘地区从超古代到现在的安稳跟裂空座的习性有很大的关联。 起码如果铠甲人敢于在芳缘地区召唤出界限以上的力量的话,很可能就会引来裂空座的制裁。

“……所以你才会等在这里,是吧,古阿尔米亚王!”首席保育家赛文与香草一同伫立在一只吼鲸王之上。 香草单膝蹲下,无时无刻不再安抚着吼鲸王无限惊恐的内心。 幸亏她是首席保育家,否则脚下的吼鲸王根本不敢靠近盖欧卡的领域。 保育家联盟也不蠢,他们判断出,铠甲人继续出没在合众地区没有意义。

道之双龙恐怕会无时无刻不注意着界限之上的力量,甚至于冰之酋雷姆也会从沉睡中醒来,还有巡游四方的圣剑士!所以如果他敢于再次召唤盖欧卡的话,面对的很可能是更加快速的败亡。

那么,如此一来,铠甲人最可能出没的地点是哪里?自然是只有一个!!「沧海的王子」玛纳霏巡游的终点,游走在无边汪洋之中的海底神殿·亚克夏!!作为无边汪洋的无冕之王,盖欧卡对于海洋的掌控力超乎想象,哪怕是化身恐怕也能轻易的找到海底神殿的方位,所以其在合众失力之后最好的做法不是继续在大陆上纠缠,而是挡在巡游的终点!!这,便是保育家联盟的判断,所以其等兵分两路,一方面搜查玛纳霏的踪迹,另一方面则守在海底神殿。

当然,短时间内靠着一般的方法也许找不到海底神殿,但是!保育家联盟参与到巡游中最大的收获不是其他,而是,霏欧纳!曾经于海底神殿亚克夏出生的霏欧纳同样可以找到海底神殿!赛文看着盖欧卡身上的铠甲身影后便不再犹豫,拿出了一块红色如同手环般的器物,其边缘闪烁着彩虹般色泽,正中心则是一枚天蓝色的纯净宝石。 他深吸了口气,将右手覆盖其上,‘’状符号一笔一划出现在了天蓝色宝石内部。

赛文凝视着眼前的铠甲人,“古阿尔米亚王,投降吧!”铠甲人原本并没有准备回话,或者说,没有回话的义务,然而,当听到赛文的话语后还是忍不住嗤笑了一声,“真是,愚蠢!”赛文闻言便暗叹一声,将心力灌输了进去,与此同时,一只闪烁五彩虹光的羽毛随风而起,随着一声鸣叫,五彩的虹桥于天边浮现……更远处,御原阳乃抱着霏欧纳看着这一幕,眼神中闪过一缕放松,“看来保育家联盟也不全是笨蛋。 ”如此一来,凛雪那个笨丫头便可以平安无事的进入神殿接受洗礼。

不过,居然舍得拿出凤王,看来保育家联盟也的确是下了血本。

然而赛文,香草,阳乃三人都察觉不到铠甲人内心深处的嘲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