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散文 盛夏是女人的世界

2019-07-31

散文                    盛夏是女人的世界

散文盛夏是女人的世界实际上,盛夏就是万物萌发和生长最旺盛的季节。

因为只有盛夏的到来,挺拔葳蕤的大山,才会芊绵莽莽。

广袤无垠的田畴以及那些畦畦的稻田,才会更加郁郁葱葱,去追求春华秋实的梦。 然而,青春也是如此,因为她们在这个时期,好美之心也最活跃,追求好奇和浪漫之心也最强烈,身心也更加朝气蓬勃。

所以每每到了盛夏,撞入我眼帘最多的就是:走在大街上的姑娘媳妇们,她们才是勾勒出一座座城市的一道道的风景线。 她们才是点缀城市美丽妖娆的象征。

她们那些花花绿绿,五颜六色的服饰,才为我们大地不断地增添色彩,烘托气氛。 而且那些多姿妩媚的女人们,却魅力十足,更是两性溢于言表的情感的钥匙。 那么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在赤日炎炎的盛夏到来之际,这时的大街小巷,映入眼帘最多的就是白花花女人的大腿。 你看,她们每天都是络绎不绝地南来北往,穿梭不停。 通常男人们穿着上都是比较严实的,很少裸露肉体。 然而,在盛夏里,最让女人们随心所欲的是:委实敢于裸露自己的各部位(老女人极少)。 你看,每每不管是在海滩、在湖边、在大街上,到处都能目睹姽婳的姑娘媳妇们:她们穿着薄薄靓丽的上衣和短裤,有的穿着裤衩,有的穿着体形裤,把性感十足的身躯裹得线条分明凸凹可辨。

有的穿着超短裙儿,而且基本都不穿祙子。 有的把脚指盖儿,多数染得通红的。

对此,她们大都很坦然,很自然地行走在一些好去处。 即使到了哪个公共场所,也都很不已为然。 更不感到羞赧。

由于她们穿得过少,过薄,过短,而且有的裸露着丰满,富有弹性,冰清玉洁的白皙不等的大腿。 露着美丽细嫩“颤巍巍”的胳膊,露着腋窝又黒又亮的,有长有短的腋毛。

尽管如此,她们根本不在乎,根本旁若无人。

根本在顺其自然。

期间有的裤衩穿得,只能将将巴巴把屁股兜上,已不能再短了。

其实这都是盛夏为她们带来的方便快乐和开心,带来的憧憬和追求。

事实上,更有不少大姑娘小媳妇们,在盛夏最炎热的天气里,在闷热难耐之时,她们越发大胆地穿着三点式儿,索性出现在洗浴中心,海边江边湖边河边上。

在那里更是频频展现她们窈窕俏丽,娇艳欲滴的身段儿,这时你看到她们的肤色,有白白的,有较黑的,那大腿,有粗的,有细的,那皮肤有细嫩的,有粗糙一点儿的,然而,不管丰满和瘦弱,却都不失佼佼的美丽和俏皮。

记得在平日里,我在街上行走时,连我都感到很含羞的是:那些十八九岁生,二三十岁的姑娘青年们,她们穿着颜色各异的,露着腋窝的短袖小衫儿,有的穿一件儿挎栏儿的背心儿,此时,把她们那“两座山峰”挺得高高的直直的,且显现得特别清晰。

而且一走起路来,她们那两个富有弹性的乳房,上下“一颤一颤”的非常厉害。

有的那丰腴的臀部蹶得挺高,一走也跟着乱颤。 有的带副墨镜,有的嘴里边吃着零嘴儿,边走着。

更有甚者,有的姑娘媳妇们的乳房的乳沟,明显的很深地袒露着。

她们也全然不顾。

此时,也不管在哪儿,她们大胆的和男人们边走边谈笑风生,打情骂俏。 有的男人掐一下姑娘的臀部,此时姑娘“吗呀”地一声说:“嘎哈呀,你?”有的姑娘掐一下小伙的肚皮,让小伙儿“嗷哟!”地一声说:“你往哪掐呀”?!有的拉着男人的手,有的小伙儿搂着姑娘的肩膀,看上去是那样的亲密无间自然。 是的,哪里有女人,哪里就有欢乐。

哪里就有,“叽叽嘎嘎”笑声不断,就会驱逐疲劳,就开心快乐。 那么只有盛夏的到来,只有赤日炎炎,只有炽热的夏天,才让年轻的女人们穿得如此之少那样欣然。

才能为姑娘和少妇们提供舒袒,得意,舒服,提供袒露青春的活力,提供袒胸露腹的机会,却不断地去展现她们婀娜多姿的惬意和陶然。

不过在我看来,在这蓊郁苍翠的夏日里,在这异性相吸,同性相斥的人群中,以及和那些更加复杂多变的里。 那么为什么女人们敢把身体暴露得如此淋漓尽致。

对此,这是时代不断地进步,生活节奏加快的发展,人们封建思想观念的改变,因循守旧的摒弃。 而且随着形势的潮流在不断地变化,人们追求更高层次的物质文化生活。 加之衣食住行和健康的提高,党中央为人民带来了,家家富裕的生活,所以才出现了饱暖增闲事,富贵私玩儿欲。 因此,男女交往频繁,在一起吃吃喝喝,卿卿我我,勾肩搭背,你推我搡,耳鬓厮磨。

麻将桌下,你踹我一脚,我碰你一腿等等嬉戏的行为和现象。 业已是司空见惯,习已为常。 什么交情人,交男女朋友,更是屡见不鲜。

是的,在时下,不是有的男人:有钱就学坏,女人学坏才有钱之说吗?!所以在我多年的耳濡目染之中,不管在影剧院,休闲广场,公园里,旅游景点,三山五岳的森林景区。 以及尚有那游泳馆,游泳池,漂流的大小河浜。 到处都看到她们的出现。 而且她们都是穿得那样花枝招展,亭亭玉立,魅力可人。

实际上,在盛夏里,在繁华的街道上,乃至各大商场商店里,最多出现的都是姑娘媳妇们频频逛街倘佯的身影。 你看她们有穿黄色的,浅黄色的,粉色的,浅粉色的,有红色的,浅红色的,深红色的,有天兰色的,有绿色的,藕粉红色的等等等等。 而且有穿得薄的,有穿得厚的,有敞胸的,有穿得很露的,有露得多的,有露的少的,有露着白花花细腻的大腿的,有露着光滑美洁的胳膊的,有穿短裙儿和长裙儿的。

有一走路一扇呼的。 有的仿佛已露出了臀部的。

有的似露非露出各色裤衩的。

特别有的姑娘和少妇们,她们根本不在意自己外露的行为。 你看她们有的还露着肚脐眼儿的;露着肚皮的。 有的短裤露着窟窿毛乎乎的。 除此,有的穿得薄如面纱的娃娃式儿上衣。

有的把两个乳房支挺得直直的高高的。 有的连乳罩都没穿的。

对此,他们似乎在张扬炫耀自己双乳的美丽?其实让我感到很不好意思的还有:那些长得非常瓷实的十四五岁,十六七岁的女学生,她们也毫不示弱,有的一个个也挺着一对儿大大的,饱满的,富有弹性的双乳,一走路,上下“颤连颤连”地,走在上下学的路上跑着颠儿着。

有的走在大街小巷里。

着实很不在意自己的外露和表现。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