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一夜惊喜:夫人,你命中缺我

2019-07-12

一夜惊喜:夫人,你命中缺我

  拍卖会进行到一半时,楼西洲和顾沾衣一起来了,一前一后,很难分辨出他们刚刚是不是在一起。   花尽抬头,恰好和他冰冷的目光对视,她眸光一散,有两份笑意露出,男人视若无睹,坐下。

  顾沾衣之前坐在韩佐的旁边,现在……在楼西洲的身边坐下,他也未曾说什么。   花尽侧头看着他,精致的侧脸,质地精良的西装,从这个方位来看他下颌线的弧度标致的无法形容,分明、有型。   她缓缓的伸出手指头,勾着他的手臂,他没有动。

于是手指头变成了整个手掌,一握。

  他猝然扭头。   这是第一次她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明显的厌恶,之前也有的,但是很隐忍,也在克制。   这一回没有,赤果果。   她心头咚的一下,本能的松开了手指。

  她唇角蠕动,在主持人激昂的声音里,女人糯软的声音飘进了他的耳朵,“我已经洗脸卸妆,你气我一会会儿就好了,不能一直生气。

”  这声音冲散了一切的杂音,直达心脏。   男人无动于衷,看向正前方的舞台,灯光把他的双眸照的黝亮而深邃,如深水看不到半点波动。   其实不然,在那份不被人窥视的深潭里,有细小的纹路在旖旎。

  她靠过去,头刚要倒在楼西洲的肩膀,整个人一下子被一股大力给拉扯了过去,拉扯的那一边小西装也脱落,香肩半露,玫瑰花的花瓣探头,神秘、艳美。

  柳如对着她的脸,“有点出息,刚刚不是凶你了,你还靠过去,给我坐好。 ”  “柳如,你他妈……”花尽咬着牙,把衣服上她的手拍开。

  柳如哼了一声,“你再靠着他你试试,你可以抱本小姐!”  “………”  花尽双手抱胸,懒得理她。

侧眸,男人变得更加冷锐。   十五分钟后,陆离来了。   换了一件衬衫,米色,一尘不染,戴着一条深色的领带,走过来,那身精英范儿有着浓厚的吸引力。

  他的位置被韩佐给坐了,他过来……从花尽面前走过,到了韩佐的那边。   此时正在欣赏拍卖的产品,是一个孩子画的自己的家乡,寓意很大,画面也非常优美,拍卖价格两万起。

  在欣赏时,现场是没有声音的。   这时——  柳如,“哇,你小男友来了。 ”  花尽,“………”  这句话的音量她控制的非常好,左边尽头是陆离,右边尽头是顾沾衣,这中间都能听到。   陆离没有什么反应,目视前方。   韩佐啧了一声,冲着陆离暧昧的送去一个眼神。

  楼西洲………他面如冰霜,仿佛没有听到。   顾沾衣……呵,她的冷笑声也控制的非常完美,恰好收进了花尽的耳朵里。

  她咬着唇闭了闭眼睛,低声,“你是不是欠打?”  “干嘛,还不让我说实话啦?”  花尽干脆闭嘴,柳大小姐天不怕地不怕,什么话都不怕说。

  她侧着头,卷发随意的披散着,不施脂粉的脸白皙漂亮,灯光一晃,似有百花静静绽放的倾国倾城。

  她没再碰楼西洲,后者自然也不会碰她。

  ………  拍卖物品都稀有,但都没有多大的价值,目前为止,最有价值的是清朝遗留下来的一份手抄婚谛,换句话说是一份求婚书。   八百万被韩佐拍下,其他人都毫无动静。   所有人都在等高潮阶段,就是柳如说的帝王绿项链。

  柳如凑到花尽耳边,“还有半个小时才到,我想嘘嘘,你陪我。 ”  花尽没理,就当没听到。

  “花尽……”  “要不你就地解决,要不自己去。

”花尽出声。

  柳如摸摸鼻子,臭女人,哼,她憋着。

  在半个小时后,它,终于到了!  主持人在介绍,宽大的屏幕上终于出现项链的图片时,花尽的脸,一瞬间白了好几个度。   放在扶手上的手,不自觉攥成了一团,很小很小的动作,被身边的男人给收入眼底。

  他黝黑的眼底,有细碎的凉意划过,转瞬即逝。   “我的天!”柳如这种珠宝首饰一堆的人,在看到那物品时不禁也发出了一声赞叹,那项链由25颗通体透亮的绿珠子组成,仅仅是看到照片,那奢华璀璨一瞬间让整个会场都有了珠光宝气。   花尽看着它,眼睛都没有眨……不,她连呼吸都没有。

  开始叫价,此物品是今晚所有拍卖物最贵的,两千万起拍,每一次上涨五百万。

  当然这项链的价格远远不止两千万,它现在已经是有价无市。 但是,要伦价值它依旧比不了楼西洲奶奶手里那紫翡玉镯。

  花尽许久都没有眨眼,瞳孔慢慢的缩起,脸色近乎于一种雪白,手是越攥越紧。

  “五千万。 ”韩佐的代表发声。   “六千万。

”柳如,顺便瞪了眼韩佐。

  陆离看着图片,侧头,手肘撑着下颌,漫不经心的抬了抬手,这一抬手,就是六千五百万。   主持人很激动,把这种【鹿死谁手】的气氛拉向了新的局面,“6500万一次,6500第二次……”  “九千万。

”顾沾衣那边,一口价。

或许没有人注意到,她在喊这句话时声音上的颤抖,还有一种形容不出来的激动。

  柳如骂了句脏话,示意身后她的人举牌子,这项链她必须要!  九千五百万。   顾沾衣那边再次抬价。

  最后直接抬到了一亿人民币,两个女人在争,在拼。

  如果拼家世,柳家自然更甚。

就在柳如喊出一亿之后,顾沾衣迟疑了一会儿。

  这时一个轻柔又不失干练的声音响起,“一亿一千万。

”  柳如,“………”她眼看就要成功,她回头过去,看了看花尽,凑过去,“你干什么!”  花尽没有看她,她的双眸很红,或许是很久没有眨眼的原故吧,“这个东西,我要了。 ”  “你要?你拿得出这么多钱?”柳如气死了,你他妈不早叫,在她快要成功时开始叫价。   花尽当然拿不出,但是有人拿得出,她身边的男人可以。

  “花尽,你是不是想看我和楼西洲砸钱玩儿?这个东西……”  “它是我的。

”花尽打断她,沉沉开口。

  “………”  柳如没明白这话的意思,是说这东西最后一定会落在我的手里,还是说………这项链它本来就是我的!https:///66706/,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