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调研的日子:一次奇遇

2019-06-23

调研的日子:一次奇遇

  雨停后,当我们正愁没人问路,在物色或许愿意给我们指路的时,一戴,身穿和长裤,的黝黑的阿伯,骑着与其不符的新式,较矮的向我们靠近时,我们立马到,来了。

伙伴连忙上去拦车,我离得有些远,并没有听太清他们的,只听见阿伯用客家话,有点地讲着随我来,随我来。 。

我想,多么的村民啊,不仅给我们指路,还愿意给我们带路。

但是当我们正的,却这位好像并没有等我们的,我们半跑半走着,感到有些。 虽然抱着,但我们还是跟着他了。

  逐渐,我看见了我们的。 大伯在我们前头,我们到达时,正听见大伯被一位用训斥,说下雨了也不知道来收。 原来刚刚那场临时大雨,淋湿了他们拿出来晾晒的花生,而大伯骑着自行车显然是想来补救这些花生的,想到被我们耽搁了时间,有些,但除了说,也能说些什么。   我只是觉得这一幕很有的,有些,有些让人。

让我,又让我感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