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九霄洒下清明雨——祭奠逝去的敬爱的父母亲

2019-07-21

九霄洒下清明雨——祭奠逝去的敬爱的父母亲

  清明,苍天含泪。   千里跋涉,百多米青黛的峰峦,五尺见方的青石水泥墓地,牵扯着我的思念。   鄂南白云陵园微风蚀雨,悼念的人流络绎不绝。

执念,使得心魂胆魄生痛,并不觉得徒劳无功,因为,我仿佛又一次与在天之极遥相觅盼的父母亲团聚了,不觉眼睛湿润。

父母亲的白发在微风微雨中柔柔地飘拂,仿佛拂过我苍白的脸膛,而父母亲的白发则有着潮润的香味。 微风,悠悠;微雨,幽幽。 这微风微雨看不出是父母亲的使然,还是我的哀痛使然,只觉得喉咙哽咽。

我的确明白阴阳两隔,但又多么希望这不是我想要的事实。 然而,长眠于九泉之下的父母亲,我只能从墓碑上的父母亲的画像上觅得久违了的笑容。

这笑容如此熟悉、亲切、平易,仿佛让我又经历一个不愿醒来的梦。 我喑哑的呼唤着长眠于九泉之下的父母亲,只为我思念而痛惜的心。 没有应答,只是微微突起的风以及和着微微飘拂的春雨濡湿了我的心音。

我手中的花篮颤抖着放在了漆黑的墓碑前,让林林总总的花语化作我的心语,致意我敬爱的父母亲大人。 父母亲的确了却了他们在世时的心愿,虽也有放不下的遗憾,但却能双双永远的相随相伴,让我紧随的脚步蹒跚。   九霄以为我和我们兄弟姊妹的心中已失却了哀伤,故而特意地藉我们的名义飘洒着缤纷的清明雨,那知道我们的哀伤与哀思郁积于心,已凝融为泪水,飞上天,合着清明雨降在了白云峰峦,滋润着一草一木,葱茏的花树一环连一环陪护着长眠的父母亲,年年月月天天。   生命中的爱,是父母亲所赐予,我时时感受着父母亲的爱的厚重,也让爱时时缱绻温暖着身心。 父母亲给予的爱是不朽的,也是永恒的,似阳光,无处不存有。 尤其是父母亲牺牲自己的所有给予子女的彻底的无私的爱,那可是全心全意的无我奉献,直叫人永世难忘。

感念父母亲,是因为父母亲的无私奉献,更由于父母亲的呵护,我才能够快乐的成长,我才得以手捧玫瑰拥有最珍贵的情感,温馨拥抱有爱的。 同时,我以理想的态势去拥抱蓝天,去干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业,修齐治平,使得无比灿烂辉煌。   回忆是美好的,虽说也夹杂几许忧戚,但岁月如歌,七个音符起起落落,也是美好的过往。

然,父母亲的辛勤打拼,他们的付出,原先不懂,但今天我的悲欢离合、坎坎坷坷,让我懂得了父母亲的不易,也理解了许多。

九霄洒下的清明雨,让我痛惜的同时,却也有些许惆怅。 如果,如果我懂医,或许我的父母亲就少受病痛的折磨。

父母亲付出了太多太多,然而,病痛是一道过不去的坎,我看着心疼,然而我无能为力,唯一能做的就是细致地照顾父母亲的起居,耐心地为他们喂饭喂药。 惭愧,我不是医生,我既不能妙手回春也不能起死回生,只能让愧疚的心灵漂泊至今。

忆及以往,我捡拾柴火,遇雨,坡滑,摔跤,左腿膝盖骨碰尖石头而皮开肉绽,父母亲的痛泪长流,几天几夜的守护,至今历历在目。 还有,我的父母亲宁可自己饿着,也要让我们兄弟姊妹吃饱,也许是我们永远感念的开始以及恒远。 自大西北迁徙到湘北,再至鄂南,父母亲的不容易也让我们兄弟姊妹忘却了痛苦而欢欣的成长着,立志成为有益于社会的大写的人。

今天我还能写文章,当然也跟父母亲节衣缩食为我买中外名著有关。 割资本主义尾巴的那个可怕的年代,父母亲还想方设法给我买书,我的心灵由此春华充实。 一晃,父母亲华发满头;再一晃,父母亲病卧在床。 当父母亲容颜枯槁,我所有的有为都秒变遗憾。 凄凄戚戚如淅淅沥沥的清明雨,我的哀思却长久无所寄托。 父母亲圆了他们的三生三世的梦,我失却了至尊至爱的严父慈母,一时间浑浑噩噩,以泪洗面。

  父母亲老了,的确太累了,他们选择的方式是自然的方式,憩息在幽静的九泉之下,静静安歇长眠。

父母亲给了我完美世界的全部,我似是满足却不无遗憾。

因为父母亲在世,他们从无半点享受,他们似老黄牛劳累了一生,苦水中浸泡了一生,用他们共有的心血和爱浇灌祖国的花朵,使之伟岸,而他们佝偻的身姿永远定格在了快乐的抚慰,可惜呵,子欲养而亲不在……走过风雨人生的父母亲,挥别了泪与笑,他们的灵魂进入了天堂,依旧护佑着我和兄弟姊妹以及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后辈传人。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每到清明必雨,是雨也是泪,九霄洒下的雨,于清明寄托深深的哀思。

白云陵园,我父母亲永久的安息地,不仅有伤感的泪雨,还有缤纷挥洒的花雨。 (责任编辑:admin)。